【媒體】或許有一天,狂新聞和爆料公社會取代傳統媒體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Jon Stewart和Stephen Colbert登上滾石雜誌封面

「台灣媒體在實務上最有權勢和影響力的人是誰?」這個問題如果要現在給答案,除了傳統媒體──含電子、平面和大型網媒──的總編輯之外,很有可能還要再加上眼球中央、卡提諾狂新聞和爆料公社這些新興社群媒體的負責人。

當這些社群平台/類媒體上的新聞與素材在網路上蔚為風行,一再被傳統媒體甚至政治人物引用,已經到達連白海豚和柱柱姐都不得不注意的程度,許多事件都會引來「這一定會上狂新聞」的地步,你如何說他們沒有影響力?

以往由傳統媒體壟斷的傳播權和話語權已然透過網路自由而下放,沒有比這個更好的例證了。他們要不是透過網路匿名性和「大平台」特性,達成散播訊息的目的,就是藉由幽默、諷刺等不常被傳統媒體採用的「喜劇元素」,將嚴肅新聞輕鬆化,吸引大眾的目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吸收新聞途徑的改變?

這個現象很有可能導引出兩個問題。首先,可能會有,也可以預期會有愈來愈多人透過這些平台──而非傳統媒體──吸收新聞。

這讓人想起去年美國大選期間曾有人探討的類似現象,那就是愈來愈多美國人,特別是年輕人,透過同樣以幽默嘲諷為主風格的深夜脫口秀來吸收新聞時事。而這個趨勢,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受到美國媒體圈注意;我能找到最早探討此現象的文章,早在2004年。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根據2010年Rasmussen民調,在2000年以後出生的千禧世代中,有三分之一認為諸如The Daily Show、The Colbert Report這種脫口秀已經逐漸取代傳統電視新聞台,成為他們獲取新聞時事的來源。而千禧世代中也有四成以上認為,這些節目確實有助於他們快速了解時事。

2012年Pew Research Center的民調顯示,全美民眾中有23%看過這些脫口秀,不過這些節目最忠實的收視族群無疑是年輕人──The Colbert Report觀眾中有43%為18–29歲族群,The Daily Show則為39%。順便比對一下,18–29歲族群中會讀紐約時報的為32%,還算不錯,有20%會看福斯新聞和MSNBC,其他傳統媒體則很慘,都不到10%。

脫口秀祖師爺級的David Letterman

2014年同樣由Pew Research Center進行的民調顯示,有12%民眾在回答「你從何處獲得新聞」時選擇的答案是The Daily Show,這個比例和今日美國報(USA Today)一樣高,網路原生媒體Huffington Post則為13%。另外,在自認為自由派(liberals)的民眾中,有45%認為脫口秀中的新聞和評論是可信的。

這份民調也統計出各電視節目的觀眾年齡中位數,結果The Daily Show是36歲,The Colbert Report更低到只有33歲,相形之下,CNN帥哥Anderson Cooper主持的AC360則是47歲。受測者中有43%表示他們收看的主要原因是「娛樂(entertainment)」,想要藉此獲得想法和評論意見的,則只有24%。

美國的政治脫口秀

因為有人可能不熟這些脫口秀,因此先插播一下,談一下美國的深夜脫口秀。這些脫口秀原本都不是專為了討論政治議題而開設,只是在深夜時段開開玩笑或是專訪名人、明星,談點輕鬆話題紓解大家的身心,但是慢慢的,以幽默嘲諷的方式來談政治和時事,贏得大家的喜愛,加上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推波助瀾,政治的比重就愈來愈重。

The Daily Show原本的主持人Jon Stewart在這波運動之中舉足輕重,他從1999年起搞這個節目,到了2015年離開時儼然已成傳奇人物,一言一行影響力絕不小於美國電視史上任何大牌主播和記者。他在2015年淡出之際,有無數媒體和文章探討他的影響力和生涯,也有無數人表達緬懷之意,甚至還有人叫他選總統(其實也有不少保守派表示Stewart太偏民主黨,這或許是事實);Stewart的主持棒後來由南非新生代Trevor Noah接替。

The Colbert Report的Stephen Colbert,也從Stewart的節目中出身,他擁有自己的節目後也作了10年之久(2005–2014),2015年被選擇接替CBS深夜脫口秀傳奇人物David Letterman,現在主持Late Show with Steve Colbert。Colbert也很幽默,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名字要念成「口貝爾」,而不是「摳伯」。

現在當紅的還有另一人──HBO的英國籍笑匠John Oliver,節目名稱是Last Week Tonight(也是近來我自己最常看的節目)。Oliver從英國前往美國發展,喜歡拿自己的英國腔和歐洲背景開玩笑,嘲諷起時事來既爆笑又毒辣,卻又切中要點,而HBO因為是付費訂閱頻道,多少比較能夠擺脫廣告主的干預,Oliver評論起時政也就更加自由豪放。

脫口秀眾多,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那麼政治,像Jimmy Kimmel、Conan O’Brien、Jimmy Fallon等人也都是很受歡迎的主持人。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主持人都不是記者出身,也從未聲稱自己是記者,因為他們把自己歸類為喜劇演員(comedian),不過他們在節目中笑談政治,嘲諷政治人物和政策,都是其來有自,有數字、有新聞片段、有文字資料、有quote,不會瞎掰出假新聞。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這些脫口秀政治橋段,充分體現美式民主自由開放的一面。台灣方面對政治嘲諷(political satire)的努力,早期至今曾有馮光遠在文字方面嘗試過,王偉忠的電視節目則絕大多數集中在「模仿」,儘管好笑但路數實在低了一點,缺乏紮實的內容。接下來,大概就跳到現在的眼球中央和狂新聞了。

愈受歡迎,責任愈大

第二個問題,就比較嚴肅了。台灣缺乏像美國一樣的調查,我只是透過觀察單純的覺得,這些「新/類媒體」愈來愈受到矚目。或許這些社群再怎麼受歡迎,都難以超越傳統媒體,但無論如何,當他們隨便一則發文都可以引起公眾討論、成為媒體焦點,甚至在未來有可能和美國一樣,成為年輕世代吸收新聞主要管道之一的時候,以往只有媒體才需要承受的「把關責任」「可信度」「社會責任」等重擔,就自然而然浮現出來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特別是使用者提供內容(user-generated content)的爆料公社這種平台,它的規模已經大到超過220萬名粉絲,所有傳統媒體都有專人監看,準備抄或跟進的程度,對於重大社會新聞、突發事件等訊息的發佈,可能也很難以一句「這只是一個提供訊息發佈的平台」這種理由來帶過。最近的某些社會事件,就觸發了這種疑慮。

至於眼球中央和狂新聞等漸受歡迎的類媒體,政治人物是最敏感的,如果已經有人在計算藍綠陣營各有幾則入選當週新聞,或是某某社群是不是專找某些人下手,可想而知他們已經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相同的,他們在製作上的取捨標準,就會是個自己必須小心注意的議題。

換句話說,這些單位的負責人,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極具影響力的「總編輯」了,也有可能擁有著改變事件進程的力量。別說不可能,前面提到的John Oliver,儘管只是個脫口秀主持人,他在節目上談論的不少議題,到後來都促進了國會立法和修法,算是極為正面的影響。而Oliver在製作主題時,節目單位也派出形同調查媒體的整組採訪記者,去挖掘檔案、現地調查,作為Oliver在節目上的素材。也曾見過Oliver親自去訪問達賴喇嘛的片段──儘管他還是以幽默搞笑的風格去呈現。種種嘲諷和揶揄的背後,其實是有強大的資料在支撐。

他們受歡迎一定有背後的原因,或許是現代受眾,尤其是年輕人,喜歡以輕鬆的方式去看新聞,也許大家都太忙碌,能夠以快速又放鬆的方式去了解新聞是最佳的選擇。就算傳統媒體還會是吸收新聞的主要途徑,這種另類途徑逐漸占有一席之地是不爭的事實。

從正面的角度來看,這些快速崛起的新/類/次媒體,如果經營得當,說不定能為台灣的新聞帶來一股新類型(genre),這也是好事一椿。傳統媒體,也就得更加努力了。

參考連結: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Jon Stewar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John Oliver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