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當一個記者向世界告別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素以色彩繽紛瘋狂花式西裝穿著聞名的NBA on TNT記者Craig Sager不敵白血病,美國時間15日以65歲年齡辭世。NBA圈為之震動,所有球賽都為Sager舉行追思儀式,各隊球員教練紛紛在場上穿起花衣追悼,NBA圈內人、記者同行也都在社群媒體或轉播之中向Sager致敬。

身為一個追隨NBA多年的球迷和前體育記者,其實我最尊敬的對象多為講評者,例如也已辭世的前湖人講評Chick Hearn,以及知名教練/球評Hubie Brown。對於Sager我認識得很晚,也不太注意,平面媒體記者向來不重視穿著,和電子媒體記者之間由於工作形態和圈子的差異,彼此間也不那麼了解,多少更帶點偏見。和許多人一樣,我只知道他是「那個愛穿花西裝的場邊記者(sideline reporter)」,總是笑笑的、看來有點瘋。

所以,為什麼這樣一個記者的離開,會引起各界如此的重視?

因為真正的Sager並不只有這一面。今天我看了無數球員教練、媒體工作者談論Sager的影片。眾人口中描繪出的Sager,儘管鏡頭前看來總是無比歡樂、愛虧人也很能接受被虧(Kevin Garnett曾對他說你怎麼不把這些花西裝拿去燒掉,結果Sager真的在自家前院放了一把火燒衣服),但是他「永遠作好最佳準備(Never unprepared,這是前NBA球員/TNT球評Kenny Smith所言)」,也不懼怕問尖銳問題;與此同時,他不變的是對球員,甚至對球員教練家人的關心,永遠保持著一分的人性光輝。他受歡迎,但是也有專業。

最可怕的是他對球賽和工作的熱愛。過去兩年半來他必須進行化療並數度作了骨髓移植,卻沒有就此告退,而是持續工作,化療結束後直奔球場,球賽結束後再進醫院的畫面經常可見。這絕不會是多數知道自己來日不多的人的選擇,但Sager一樣穿著他的花西裝上工,更加贏得所有人的尊敬。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不少記者同行說,Sager是個不藏私的人,他有無數小道消息來源,卻從不吝於和競爭同業分享。芝加哥論壇報的KC Johnson則說,他在一場球賽見到坐在身旁的Sager鼻子突然流血,卻只是靜靜的拿起衛生紙把血抹掉,一樣繼續工作,他悲傷得幾乎無法自己,但這就是Sager為記者這一行留下的典範。

每個NBA圈子的人幾乎都有自己的「Sager story」,Kenny Smith作的結論最好:在Craig Sager之前,有誰會記得一個sideline reporter的名字?大家只會說「場邊的那個人」(sideline reporter通常是由菜鳥或無經驗的記者擔任)。而Sager改寫了歷史,他為場邊記者作出一個無人能夠達成的定義。

理論上,新聞人物才是主角,所以球員和政治人物才是主角,絕不會是記者,因為記者也不該成為新聞的一部份。媒體有報導監督之責,但在新聞食物鏈裡,新聞人物在上層,是故事的來源、鎂光燈的焦點、掌握權力者,記者則在下層,是負責要求、挖取、解讀資訊的人。新聞人物的辭世,自然也是新聞,然而當一個記者向世界告別,他留下了什麼?他所處的世界又怎麼看待他的離去?

跑過體育和黨政,我想著台灣的球員、政界人士,會以什麼樣的角度和心態來看待一個記者的離去。在媒體被信任度已降到谷底的台灣,採訪者和受訪者之間又存在著什麼樣的關係?我們是否能夠因為專業、努力而被記得、被尊敬?抑或是因為窮追不捨、批評而到離開的那一刻還被痛恨?

今天我為Sager掉淚,也為那麼多人為Sager掉淚而感動不已。如果很努力,我們是否能夠在那一天的到來時成為被尊敬的Craig Sager?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