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台灣政治人物必須研究的英文單字:flawsome

本文提出的案例是柯文哲與馬英九,從這幾個月的情勢發展看來,現在輪到蔡英文了…

==

(原文寫於2016年4月11日)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Flawsome=flaw+awesome(來源:泰拉班克斯Google+)

我們都知道自己不完美,卻追求完美,而且愚蠢的希望別人完美;這裡的「別人」可以填進任何人,包括另一半、父母、子女、主管或政治人物。另一方面,現代人卻也更能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成為另一種形式的完美,就像一場力拚之後輸掉的比賽,卻可以是「完美的球賽」一樣。

英文中有一個字最能解釋這個看來有些矛盾和衝突的觀念。許多報導指出,超級名模泰拉班克斯(Tyra Banks)在2012年發明了「flawsome」這個新字。Flawsome是由「缺點」flaw和在英語世界中已經接近濫用程度的「很棒」awesome兩個字結合,意思是「雖然有缺點,卻不妨礙一個人(或一家企業,或隨便什麼東西)的優秀」。班克斯以自己為例解釋,她有個大額頭,但仍可以是名模。

Flawsome後來成為流行語,而且被認為改變了不少企業的行銷概念。有些企業不再強調自己是完美無瑕、無懈可擊的品牌,因為在網路傳播、消費者意識崛起和資訊愈來愈透明的多重背景下,那是不可能達到的境界。

事實上在2011年7月,美國Domino Pizza已提前以類似flawsome的手法跨出新企業行銷第一步,在紐約時代廣場設置和該公司推特同步連動的電子看板,「現場轉播」消費者所有的推特留言,無論好或壞,時間長達一個月。其中不乏消費者留下「有夠難吃」、「服務不好」之類的留言。

如何才能flawsome,什麼不是flawsome

專家認為,flawsome的心態,讓企業更有「人味」,因為企業就像人一樣會犯錯,也理應展現同情心、彈性、謙遜等人性特質,會和消費者更為接近。專家表示,人性天生無法接受他人「假裝沒有犯錯」

要達到flawsome,必須在犯錯時誠意並不附加附帶條件的道歉,同時還要以超過錯誤幅度進行補救或賠償。例如蘋果最初手機地圖app效果奇差,CEO庫克(Tim Cook)馬上寫公開信道歉,還語帶自嘲的建議消費者在情況改善之前不如改用其他公司的app,就是最佳的flawsome展現。

對企業來說,最不flawsome的作法就是對錯誤視而不見,希望問題隨著時間消失,或是附帶條件的道歉,就像台灣不少政治人物喜歡用的「如果讓你感覺不舒服,我願意道歉」。

運動員和藝人也曾講求完美形象,但帶點缺點和弱點的flawsome,反而讓粉絲覺得他們「更像人」,反而對他們更加死忠,回過頭來為他們辯解。例如王建民、NBA的魔術強森和布萊恩(Kobe Bryant),雖然私生活曾經出過問題,但球迷並不以為意。又如前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雖然把白宮搞成春宮,但靠著任內政績仍贏得許多美國人讚賞。

打個比方,PTT上經常出現的祭品文,就是件很flawsome的事。為什麼?因為發文者一定是輸了打賭,才必須執行發祭品的承諾,無論是裸奔還是發雞排珍奶,重點都在履行承諾的霸氣。

但我們不能忘記,flawsome的前提必須要優秀才行,flaw的前提要建立在awesome的事實上。一個一點都不棒的人或作不出好產品的企業,就別提flawsome了。

Domino Pizza的時代廣場電子看板(來源:trendingwatch.com)

台灣政壇的flawsome

由此看來,台北市長柯文哲是利用flawsome概念行銷最為成功的台灣政治人物。柯文哲儘管不時自稱多聰明多優秀,卻也承認自己有缺點,不是個完美的人,就因為這麼「人性化」,他得到大家喜愛和支持。但顯然flawsome不僅有使用年限,也不是萬用仙丹,柯文哲縱然一再展現出「有錯就改」的誠意,但是當他的flaws愈來愈多,看起來沒有那麼優秀,就實在稱不上是flawsome了。

馬英九顯然是flawsome的反證,因為無論是他的競選或執政團隊,都將他塑造為完美、沒有缺點(flawless)的領袖。他當然也曾道歉,但總是心不甘情不願,也有更多時候,他假裝錯誤沒有發生,或是硬撐著希望問題自然消失,例如他的中國政策,例如他的九二共識。這種特質,充分說明了他為何無法成為符合當下時代的領導人。

國民黨也有相同的問題,很有趣的是,它一直不肯承認自己的親中政策有錯誤,倒是經常回過頭來指責別人「你看,他這個作錯了!」另一方面,它卻又援用flawsome的精神來為蔣介石和蔣經國說項,解釋為什麼他們沒有那麼壞、「功大於過」、「瑕不掩瑜」,兩蔣仍是偉大的人物,同時也聲稱黨產是時代下的產物,不是那麼邪惡的東西。

可以說,台灣政壇完全誤用了flawsome的概念。Flawsome並不是說你的錯誤可以一而再的被原諒,所以即使一再犯錯也沒關係,也不是說用瑕不掩瑜和功大於過就可以瞞混過去。要在政壇打滾的人物,必須要深知flawsome其中三昧,充分掌握其中的巧妙和精髓才行,否則會玩火自焚。

不過從更嚴肅一點的角度來看,台灣現在真的容得下flawsome這個觀念和flawsome的政治人物嗎?答案恐怕是悲觀的。無論是我們自己或是媒體,是否太執著於近似於「種族臉譜化」(racial profiling)的「概化」(generalization),急於因為某某人犯了什麼小錯或是作了什麼小事,就將此人打入萬劫不復的地獄,直指他就是什麼樣的人?我們不妨問問自己,儘管我們都知道人不可能完美,是不是潛意識中仍在追尋完美的政治人物?

Flawsome這個字其實很有學問,有朝一日,如果台灣政治人物能夠充分懂得flawsome奧妙,而選民和媒體都能知道如何去欣賞和面對一個flawsome、而非flawless的政治人物,台灣政治將可以走入另一個境界。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