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為了什麼投票:信念還是恐懼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幾個月前在網路上看了美國知名脫口秀主持人Trevor Noah談話的一個片段,題目是「Voting with conviction in 2020」。和台灣正在進行的總統選戰對照起來,觸發了一些感受,至今依然難忘。

先說Noah,他是出身南非的黑人,先由南非喜劇界發跡,後來赴美發展,2015年從知名脫口秀主持人Jon Stewart手上接下了The Daily Show深夜節目,可見功力不俗。也由於他是出身南非的黑人,所以很愛用非洲和黑人這兩個主題自嘲,有點像HBO的John Oliver喜歡自嘲英國背景一樣。

信念與恐懼

Noah在這段談話中說,很多人表示他們在本屆美國總統大選中支持前副總統Joe Biden,因為民主黨人Biden看起來是唯一有機會擊敗共和黨川普的候選人(當時是8月,Biden的支持度還在民主黨裡居首)。但是,投票的意義在於支持你所相信的觀念、價值、政策或國家方向(vote for),投票給你認為最好的一個人(pick the person you think is best),而不應該是因為害怕A當選,所以投給B,那就成了投票反對什麼(vote against)。

依照劍橋英漢字典的解釋,conviction是「堅強的看法、信念和信仰」。老美在作民調時最喜歡問的問題之一就是:你認為國家是否走在正確的方向上。這個國家應該朝什麼方向前進、作些什麼事,其實也就是你的conviction。

換句話說,conviction不應該是「不要、或害怕某人當選」才是,conviction才應該是決定投給那個候選人或政黨的主因。然而事實並不是如此,恐懼的驅動力總是大於信念,恐懼往往是動員選民的最佳力量。

當然,恐懼的另一面或許也象徵了信念,以台灣而言,恐懼中國的侵略與統治,或許也反映出台灣人堅持在自由民主制度下當家作主的信念。因此,恐懼川普或韓國瑜/蔡英文當選,確實也反映出選民某部份的信念也不一定,因為他們不認同或反對川普和韓國瑜/蔡英文。

但是反對並不夠,因為反對人人都會,反對和贊成一樣容易,只是Yes/No的問題,重要的是what和how你認同什麼、你覺得如何才能做到。台灣有不少人的問題是很會反對,但是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是標準的憤世嫉俗。

憤世嫉俗不夠正面

影星Tom Hanks最近說了一句話,是這樣的:

Cynicism has become our default position. Because it’s easy. There’s good money to be made. Cynicism is a great product to sell.

他的意思是,憤世嫉俗(有人會翻譯為「犬儒主義」)已經變成當代人的基本立場,因為它很容易做到,也是絕佳的商品,人們很容易靠憤世嫉俗賺錢。

批評和不滿是容易的,東不滿這個西不爽那個也是容易的,而且容易激發共嗚,君不見社群媒體上到處充滿此類憤恨。有人會辯解:不滿是人民的權利,該怎麼做是政府和政治人物的事。似乎言之成理,但人是思考的動物,你究竟怎麼想、想要什麼,還是很重要的事;所謂政策和民意,正是無數人的意見累積而成的。這樣子的辯解,無異於自己承認人活在這世界上可以不用動腦,把所有事都丟給政府去傷腦筋,由政府去解決,也正是台灣人的通病。什麼都要政府做,然後什麼都幹譙政府,彷彿和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

廢票和負數票

就在大家慣於嚷嚷叫著「藍綠一樣爛」、「為人麼一定要選一顆比較不爛的蘋果」之時,民間出現另外一種呼聲:投廢票。最新的案例是民眾黨的柯文哲大掌櫃蔡壁如,她承認成熟的民主國家不該鼓勵投廢票,但是柯粉已發起投廢票運動,直接在選票上寫柯文哲,一方面替柯P「保溫」,更重要的則是替國家省30元的選票補助款,因為蔡英文已經很有錢。

蔡壁如主張的方式,在美國叫write-in,選民是可以在選票上寫下自己心目中支持、卻不在選票上的候選人,有它積極的面向,但這在台灣似乎行不通,真的純粹只是投賭爛票而已。

除了廢票,還有包含施明德和前行政院長陳冲在內的一群人,曾經主張過「負數票」,也就是說每一張負數票會抵銷投給這名候選人的一張選票。倡議者聲稱其他國家有這種例子,而且「只能贊成不能反對」只是半套的民主。言之似乎成理,但是這個制度是有點顛覆了傳統投票選舉的定義,即使要採用也還得經過很多的討論和配套。

最重要的是,「負數票」投票制度正如同Trevor Noah說的,它不是個基於conviction下去投票的行為,是不是符合民主精神,反而是值得深思的。真想要幫助小黨生存,要從其他面向去下手。

不再讓恐懼主導

愈來愈多的台灣選民,對政治人物有著太多不滿,進而對政黨政治,甚至民主投票產生了懷疑,於是有不投票者,也有上述的廢票和負數票主張者。

很多人說選民永遠是對的,或許真是如此,但有時不如回過頭來想一想,一邊罵政客政黨,一邊受到恐懼的操弄和主導去從事投票行為,才是台灣選舉文化長久無法進步的原因。因為只要販賣恐懼有效,政治人物就會樂此不疲。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