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中國第一日本通」戴季陶論日本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台灣人和日本人是那麼相同,卻彷彿又那麼不同,這樣子的想法,驅使我對戴季陶「日本論」和露絲.潘乃德(Ruth Benedict)的「菊花與劍」(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 Patterns of Japanese Culture)這兩本書產生興趣。

這兩本書被譽為想要了解日本文化者必讀的書。戴季陶身為日本留學生,據說日文好到連日本人都分不出來他是外國人的地步,之後他也擔任孫文的日文翻譯。戴季陶在歷史上最知名的一點就是:他是蔣緯國的親生父親。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1946年出版的「菊花與劍」可能比「日本論」更知名,身為人類學家的潘乃德,雖從未到過日本,但在二戰末期受美國政府之託(美國政府當時在為終戰佔領日本之後的管理作準備),搜集資料寫下此書。潘乃德在書中對日本人的shame culture和guilt culture,亦即羞恥與罪的文化,著墨甚深。據說出版之後,在日本賣得非常好。對本書的批評,多半集中在潘乃德從未到過日本,雖然有下功夫研究,有些人仍覺得她無法寫出日本文化的精髓。

戴季陶的日本論,則發行於1928年,是他針對日本政治、文化和社會現象寫下的一本小書。感覺起來不是很有組織的寫法,全書二十幾個章節各有小主題,有點像是想到什麼說什麼。但他是當初中國有名的日本通,對日本知之甚詳,所以能夠結合當時的時事,說起來更有說服力。

武士道、皇權神授、軍國主義

說起日本最有名的武士道,戴季陶認為,武士道的起源只是下屬對藩主的「食祿報恩主義」,到最後才被賦予其他意義和境界。

他同時在不同章節均提及日本的神權、神道教和皇權神授,同時基本上持否定的立場。一般人不容易清楚的是,日本天皇的神格化,也就是說「天皇為神」這個觀念,要到二戰結束之後,才由天皇主動解除,說明他和百姓一樣都是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至於軍國主義,成因當然有很多,不過其中至少有一個原因是,自明治維新以降,日本的內閣總理大概都由幕府時代的藩閥和後來的軍部所掌握,基本上就是個軍人主政的格局,其中尤以長期掌控陸軍的長州藩為最(海軍由薩摩藩主導)。

但很有趣的是,戴季陶自己說:「要建國救國而不注意武力是絕要不得的」,事實上當時的中華民國,也是五十步笑百步,和日本沒啥兩樣,都是擁有槍桿子的人才有實力。這句話馬英九聽了不知作何感想。不過回頭一想,馬英九既沒想建國,也沒想要救國,滿腦子只想當特首,所以輕軍事或許也很正常。

秋山真之、田中義一、桂太郎、板垣退助

戴氏在此書中對以上四人有特別的說明。我對「坂上之雲」中看過的秋山真之最為熟悉。身為海軍參謀的秋山,是日俄戰爭中打贏日本海海戰的大功臣。在戴的描述中,秋山真之簡直像是有神秘預知能力一般的神奇。

他對出身長州的桂太郎(1848–1913)讚譽有佳,聲稱桂太郎與孫文關係非常好。桂太郎出身長州,曾任第二任台灣總督,也曾三度出任總理大臣,累積時間將近八年,是史上任職時間最長的總理。在戴的眼中,桂太郎由軍人轉為政治家,極有遠見,締結日英同盟,打贏日俄戰爭,然後再聯德倒英。

板垣退助(1837–1919)是日本最早提倡自由民權的政治家,也是日本政黨政治的創始者,還曾擔任台灣同化會總裁,力主消除日本人和台灣人之間的差別待遇,但不到兩個月即被勒令解散。

板垣和桂太郎都和台灣有關係,蠻有趣的。

戴認為田中義一(1864–1929)是勢必會促成日本侵中的人,最後也證明是事實。

何謂日本文明

長久以來,日本顯然形成了獨樹一格的文明。戴季陶的想法是,正因為日本人將大和民族視為一個優越民族,同時強調它的純粹性,所以在論證日本文明的過程中,往往刻意忽略它在形成時也受到強烈的中國、印度和歐美文明影響。

戴討論日本的文明特性,有幾點觀察得很透徹,而且形容得很妙。例如:

戴氏在論述日本人和日本文化時,尚稱公允,例如他多次稱許日本人的自信心和上進心,以及日本人是好美的民族,聲稱那是中國人應該學習的一點,但他也經常流露出上國優越感,稱中國人有「大平原」和大陸國家的視野和遠見和包容性,稱日人具有「島國的狹隘性」。

或許同樣出身島國台灣,我很不能忍受這種觀點。

至於他以「歷史民族是文化民族;混合民族是文明民族,包括血統、生活、語言、宗教和風俗的融合」這一點來比對中國和日本,就有點莫名其妙。我甚至懷疑這種歸類法,完全是不正確的。

他對日本文化的觀察,有一點不得不令人頻頻點頭稱是──那就是日本人對於描寫細微事物的擅長。

以較常接觸的日本音樂來說,他們對花鳥風月和生活中的小事物、場所、景象,有著非常敏感而細緻的感受,經常令人心生「啊,如果我也能有這種觀察力多好」的感受。日本常民生活中的每一個環節,從建築到服裝,從擺設到餐廳menu,都會讓你感到他們的巧思、用心和好美。日本人的愛整潔,我不確信是從那裡來的,但是聽許多人說,台灣在日治時期也有相同的風氣,甚至在日本人離開之後在許多家庭裡流傳,直到國民黨來改變了一切。

日本的民族特點

因此,戴季陶以這樣子的結論來說明他觀察到的日本民族特性:

「所以我論日本民族的特點,和它所以能發展進步的原因,第一我確實相信日本人具有一種熱烈的信仰力。這信仰力的作用,足以使他無論對於什麼事,都能夠百折不回,能夠忍耐一切艱難困苦,能夠為主義而犧牲一切,能夠把全國民族打成一片。保守的人,他真能頑固到用性命去維持他所要保守的目的物。革命的人,他真能夠把生命財產一切丟開,努力作前進的戰鬥。日俄戰爭時他們那一種肉彈的精神,無非是信仰力的表現。第二個特點,我就舉出好美這一件事來。這和信仰同樣是民族最基本的力量,有了這兩個力量,一個民族一定能夠強盛,能夠發展。」

很吊詭而諷刺的是,戴季陶的某方面,可能已經是日本人了。1949年2月11日,他在廣州服安眠藥自殺,很日本的死法。他的死因從未被公開證實,但大家都猜可能是和中國國民黨在國共內戰中迅速崩潰,瀕臨瓦解邊緣有關。到最後,他也決定了為他的主義而死。

參考連結:

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
日本論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