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美中暖戰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考本斯號

讀完《美中暖戰:兩強競逐太平洋控制權的現在進行式》(Crashback:The Power Clash Between the U.S. and China in Pacific)才覺得,其實它早了三年出版。本書出版的2017年10月,只是川普執政初期,如果把寫作時間拉長至今,對於美中衝突程度的理解和描述,應該又會達到另一個層次。

作者Michael Fibey目前是《詹氏防衛週刊》負責海軍新聞的記者,他的記者生涯幾乎都在採訪軍事新聞,本書就是他集結採訪美國與中國海軍經驗寫成。

原文書名是Crashback,據作者描述,這是一個海軍術語,意指船艦全力急停以避免意外。這在海上原是極為少見的事,但是在2013年12月5日發生了,也就是後來知名的「考本斯號事件」。考本斯號(USS Cowpens)是一艘美國海軍巡洋艦,這一天它在南中國海的國際公海上執行任務,附近有中國航母遼寧號與其護衛船,此時卻有一艘據信是坦克登陸艦的中國護衛艦中途殺入航道,企圖阻止考本斯繼續向遼寧號接近,但因為距離實在太近(有人說是200碼,有人說是400碼,也就是183–366公尺左右),考本斯號艦長只得下令全速急停。

此事件後來引起軒然大波,中方說法是考本斯逕自逼入遼寧號的內衛區,欺人太甚還惡人先告狀,美方則堅稱自己只是在公海上航行,中方缺乏國際航行觀念,製造危險,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作者就從考本斯號事件開始,透過對美國海軍與中國海軍的大量訪談和觀察,描述中國的心態如何在「崛起」之後大為改變,自認為能夠挑戰美國的霸權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美中在南海的衝突並不是從考本斯號事件才開始,早在2001年,美中兩架軍機在海南島附近空域撞機,導致中方飛行員死亡以及美機迫降海南島,美方人員遭中方扣留的事件,就鬧得滿城風雨。

這個事件俗稱中美撞機事件或「海南島事件」(Hainan Island incident),發生於2001年4月1日。一架美國海軍EP-3偵察機在南海上空執行偵查任務,中方派出2架殲-8攔截,結果32歲飛行員王偉駕駛的編號81192殲-8戰機和美機發生碰撞後墜毀,王偉跳傘下落不明,後被確認陣亡,美機則迫降海南島陵水機場。事件發生後雙方經過相當激烈的談判,最後才決定「人機分離」原則,24名美方機組員一直被扣留到4月12日才獲釋返美,至於EP-3偵察機,最終被拆掉,遲至7月3日才運回夏威夷。

雙方針對事件原因吵翻了,各說各話。中方聲稱美機撞向殲-8,美方則說王偉刻意逼得非常近才會導致兩機碰撞。維基百科上的敘述是這樣的:

中國戰機連續兩次非常貼近美機,然後又忽然離開,最近的時候雙方的距離還不到3米。王偉還單手駕機,取下氧氣罩,憤怒地用一隻手向美機人員打手勢,似乎是要美機走開。由於氣流作用,王偉的飛機當時很不穩定,不斷上下抖動。王偉第三次逼近是從美機左後方,速度很快。美機機長奧斯本說,可能是為了緩衝逼近的速度,王偉把機頭上抬,帶動機身向上傾斜,撞上了EP-3偵察機一號發動機的螺旋槳。王偉的飛機立即斷為兩截,王偉跳傘逃生,後來下落不明,而美機機鼻脫落,一隻發動機撞毀,開始垂直下墜,在30秒內下降了2000多米。美機緊急迫降在海南島的陵水軍用機場。王偉跳傘後落海失蹤。但是另據五角大樓的說法當時殲8的座艙就被撞毀因此飛行員已當場身亡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王偉駕駛的殲-8戰機

在EP-3和考本斯號事件之後,美中還是在南海發生過好幾次爭議事件。2014年8月19日,美國海軍一架P-8巡邏機在海南島東方約200公里處遭中國戰機危險性攔截,共軍戰機翼端距離P-8只有約6.1公尺,並在近距離內表演翻滾、快速通過海神機鼻,還以90度直角爬升露出機腹,意圖秀戰機武器。2018年9月30日,美軍驅逐艦「狄卡特號(Decatur)」在南海執行航行自由任務(FONOP)遭中方蘭州號驅逐艦攔截,兩艦幾乎碰撞,距離最接近時僅約41公尺。

作者在2017年10月25日出席CSIS(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座談會時形容,中國對東海和南海的看法就是:「那是我們的加勒比海」,意思就是說,加勒比海向來是美國後院的池塘,是美國的勢力範圍;同理,東海和南海也是中國的後院池塘,中國會三不五時巡邏,管束在此穿越通過的所有人和行為,他們是這個區域的「管區警察」。

這樣的態度,當然來自於中國全方位實力,特別是軍事實力的崛起,所以產生了強大的自信心,這種自信心反映在外交上就成了如今眾所周知的「戰狼外交」,在軍事上則產生了「Top Gun mentality」,急欲告訴世界,中國人民解放軍不再是二流部隊。

情勢很明顯,在某個沒有人能夠斷定的時間點後,中國儘管知道它的實際戰力還和美國差一大截,卻已經決定它「不想也不能再懼怕」美國。從現在的情勢回推,如果2016年由希拉蕊的民主黨勝選,接續歐巴馬執政,依照民主黨一向的戰略觀,依然試圖藉由engagement想要影響中國,對中國的小動作視而不見,那應該會是一幅相當可怕的景象。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Fabey在書中與座談會中,都不太掩飾他對歐巴馬政府軟弱的不滿。他始終強調,歐巴馬政府的首要戰略目標,就是「不要讓中國不高興」,而美國政府對東海和南海有著不同的承諾(commitment),他也不認為是正確的作法。他特別提出2012年中國與菲律賓在黃岩礁(Scarborough Shoal)的對峙與衝突事件,美國在此事件中雖然重申美國站在菲律賓這邊,但只停留在打嘴砲階段,對於後來中國直接軍事控制島礁並逐出菲方漁民,什麼事都沒做,Fabey主張這是對中國「傳遞錯誤的訊號」,讓中方認為美國不會出手干預。

Fabey在座談中被問到亞洲最可能發生戰事的區域,簡單回答說,他認為在日本領海比較可能,至於台灣,他認為兩棲作戰難度太高,所以很難。這樣的看法,或許和其他人不太一樣,不過也值得參考就是了。

作者以暖戰來形容美國兩國目前的關係,既非冷戰也非熱戰,算是創造了新名詞。不過這樣的暖戰,規模實在夠大,2020年的今天,特別在選前,川普政府幾乎是每天出招,從科技到金融,從南海到加拿大,在台灣問題尤其格外著力,中國之怒氣可想而知,因此有不少人擔心中美打架,中方會拿台灣出氣,也更加認為台灣是變了心的女友。

美國大選的勝負,成了當下最關鍵的議題之一,大家都在等著看。台灣人最感興趣的,會是拜登勝選之後的景況:美中關係是否真的已經典範轉移,有了根本性位移,使得無論是誰勝選都無改變這個現實?另一個問題是,如果川普連任,依照他總是一邊拉一邊打的慣性作法,美中關係是否在他的第二任期又被往回調整?

相關連結:

1. Chinese warship nearly collided with USS Cowpens — Pacific — Stripes
2. 美中西太平洋上“暖戰”正酣,美國正在輸掉戰爭?
3. 近年矚目美中軍事對峙大事記 | 國際 | 中央社 CNA
4. 中美軍艦在南海險些相撞 — 紐約時報中文網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