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黃昭堂:台灣總督府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在黃昭堂於2011年過世之後,才初次讀到這本事實上已經出版很久的「台灣總督府」,感慨萬千。本書初以日文寫成,出版於1981年,漢文版到1988年才出版,前衛出版社在2013年把它整理了一下,發行修訂新版,列入台灣經典寶庫系列。

這本書並非學術論文,因此寫來易懂好讀,有點像在看故事一樣,以故事主角台灣總督府為主軸,將日本領台前後50年的歷史再度作了一次巡禮。

內容大致可以分為三部份:甲午戰爭清帝國割台之後,日本在法理上和實質確立占領的過程;前後19任總督的變革和施政內容;最後則探討台灣總督的權力,以及鳥瞰日本治台期間對台人的待遇和功過

由於以總督府這個組織為主角,書中花費許多篇幅介紹總督府官制的演變,以及自初期武官總督時代,到文官總督和後期武官總督時期的19名總督交接。黃昭堂的整理發現,總督的選擇和交替,都和「內地」派閥政治、時局和當時政局有著密切關係,其實是相當複雜的。甚至連民政長官和總督之間的關係(類似今日行政院長和總統之間的關係),也不單純。

有關19名總督任內的作為,由玉山社出版,司馬嘯青(廖慶洲)所著的「台灣日本總督」一書,有更詳細的描述。

從歷史研究的角度,被統派人士歸類為「親日」的黃昭堂,在這本書中對日本統治有著很忠實和公平的紀錄和短評。其實,從匪徒刑罰令、六三法到三一法,再到台灣人官僚的起用、教育制度和徵兵,在在顯示日本人對台灣人的不信任。

徵兵制之所以開始得很晚,是因為日本人害怕台灣兵在戰爭中會支持中國,槍口向內。台灣工業化,也基於戰爭需要,是一種被動的心態。教育上,日本人和後來的國民黨其實差不多,需要提升國民教育水準,卻又不希望國民懂得太多和參政,因此文法科目錄取本島人的比例極低,間接促成台灣人湧向醫科和農科的背景。想要讀文法政治的台灣人,只能前往日本「內地」對學生資格較無限制的私立大學。

日本對台灣的建設和開發,沒有什麼爭議,但此書同時指出,特別在日俄戰爭和二戰期間,總督府對台灣人民的重稅、糧食徵用無以復加,造成民眾極大的痛苦,對日本財閥的庇護更不用說,據統計,當時日人和台人的平均存款比,達到24:1的可怕比例。

舉例來說,最為人稱道的後藤新平,對鴉片採取漸禁政策,實施之後吸食者反而增加,而且因為專賣政策,鴉片收入占經常歲收的15–30%。而日本人對台灣人普遍存在的歧視,以及居高臨下的殖民者心態,也不可否認。

另外,很驚訝的發現,台灣總督在帝國政府之中的排名,其實是低於朝鮮總督甚多,因為朝鮮是出兵占領,和台灣被割讓為殖民地的背景並不相同。

最後一部份論述日治時期的台灣律令,說明總督權力之大,集司法權、立法權和行政權於一身,難怪被台灣人稱為土皇帝。然而,基於日本對法律制度的建立和執著,「惡法亦法」,惡法也必須遵守的態度,已被深深的植入台灣人心中,這種守法心態,對後來國民黨來台之後的局面有著隱性影響,很諷刺的,成為台灣人容易受統治的原因之一

對於國民黨人經常嘲笑、諷刺台人「懷念」日本殖民,過度吹捧日本殖民成就的說法,黃昭堂有著如此的觀察。他說,與其說台人對日本殖民統治有著莫名的好感和懷念,不如說台人的那些好感,是來自於他們求學時期對日本老師和日本同學的懷念

我們這一輩的人,再怎麼樣都無法親身經歷那段時期,無法了解台灣人不知身為那一國人的矛盾和迷惑,在日本人眼中他們不是純日本人,是次等人,在外省人眼中他們又不是純中國人,是日本的皇奴;在戰場上,亦復如此,他們很難理解為誰而戰,日本戰敗是該喜或該悲。

儘管日治時期早已於70年前結束,對這段期間的探討、紀錄似乎是永遠都沒有止盡的,對這段時期看法的爭辯,也是一樣,永遠都有兩個面向。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