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我的奧運,和每個人都可以有意見的謝淑薇事件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雖然新聞生涯幾乎有一半是體育記者,照理說此生應該與奧運無緣的,因為1996亞特蘭大奧運還在雜誌社,2000年雪梨奧運時正好在家創業,2004年雅典奧運時的身份則是編譯,2006年之後變成黨政線的英文新聞,更是和體育八竿子打不著。

神奇的是,2008年北京奧運前,因為報社人事問題,採訪名額臨時空了一個缺,竟然莫名其妙的因為具有體記背景被派上場代打。採訪奧運是許多體記的夢想,有人終其一生不可得,我的這趟旅程卻是得來不費功夫。2008年8月,對馬英九就職還怒氣未消的我,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就此飛往北京。

出發前岳父一直提醒,把筆電上那些什麼「Taiwan is my country」、「台灣加入聯合國」之類的貼紙撕掉,以策安全。看他那麼關心,最後也真的照辦了。

在北京的兩週確實是開了眼界,有些採訪過奧運的前輩熟門熟路,我則是看到什麼都感到很新鮮。無論就賽事籌辦、競技水準、媒體服務等各方面來看,奧運都確實是運動的最高殿堂,猛一看,左手邊是Usain Bolt,右手邊是Jason Kidd,迎面而來的是Roger Federer的經驗,一輩子大概也就這麼一次。

基於中國是主辦國和中台兩地無時差,台灣人對北京奧運的關注度應該是歷年之最,特別是當年還有棒球。台灣體育記者和人家不同之處,就在於除了賽事,永遠有其他的事要煩惱。到北京沒多久,就來了個張泰山疑似藥檢未過的爆炸性新聞,鳥亂一陣之後,又是聽說強國人要在台灣代表隊的開幕式入場序動手腳,排在中國後面,再不然就是哪個政治人物能拿什麼卡參加開幕,再度鳥亂。

我的處女採訪女子舉重,還沒回神,陳葦綾就在轉瞬間奪牌了,大家一擁而上;賢拜說我真是狗屎運。我的狗屎運真不是蓋的,連棒球輸給中國的史上最大冷門都看到了(然後我和中國的主辦單位和記者吵架了,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對身在台灣的球迷和在北京的我們來說,那都是宛似地球崩裂的一天。

最後,我們一票人在跆拳道場親眼看著蘇麗文一次又一次的倒下,她的腳痛,我們的心痛,真希望她不要踢了,但是她沒有。那一場比賽,彷彿計時器不動、永遠不會結束似的。我想,自己從來不曾那麼傷心的離開過運動場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兩週之內都在忙採訪,不斷的發稿,幾乎沒有時間踏出奧運園區,也有凌晨一伙人才到餐廳吃晚餐的紀錄,所以北京長得是圓是扁完全不清楚;印象中只花了幾個小時去天安門廣場和故宮走馬看花。那兩週的中國,即使見得到,也會是極不真實的。北京不見陰霾,只有藍天,中國的網路長城休息兩週,連色情行業都不見蹤影,害很多人失望。

很累,但希望這兩週永遠不要結束,基本上這就是我的北京奧運。我也知道,自己應該不會再有機會採訪奧運會,所以那始終是一段很特別的回憶。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

然後是今年的謝淑薇。退賽事件從一開始點燃,到如今在網路和公共論壇上爆炸。我只能說,網友和謝的支持者心證已成,所以看來是會繼續吵下去,而且不會吵出個結果;至於這本來是件「網內互打」的事,到現在變成對運動協會的全面性討伐,許多名嘴、名筆、意見領袖跳進來助拳,只是台灣體壇的再次失焦,除了說聲遺憾,沒有任何辦法能夠改變。

有朋友問,為什麼體育界和體育記者好像都不支持謝,和網友正好相反?有關退賽事件和網壇的事情,知道愈多的愈痛苦,然後這些似乎不適宜書寫在公共論壇上,我想這是許多媒體或圈內人最大的無奈。反正到最後,每個人都可以相信自己相信的事實,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立場。

不過,挺謝也罷,不挺謝也罷,後來引發的這一波砲轟協會與政府主管單位體育署浪潮,倒是讓人感慨萬千,許多既懂外太空也懂內子宮的名嘴,這下子又變得很瞭體育,連各式各樣的人物都可以變成運動通,侃侃而談、指東罵西都不會跳針,可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跑體育近10年,又算是運動迷,最為人扼腕慨嘆的其實不是台灣體壇的黑暗──雖然它是真的很不長進;而是運動這件事,長久以來就沒有在台灣的國家與文化價值鏈上排在前面。雖然每個人都會為棒球隊吶喊、為王建民加油,嘴巴說著「體育即國力」,等到自己的孩子想參加球隊時,甚至說他想以運動作為生涯時,卻又猶豫再三。

如果大家這麼在乎,體委會在政府組織改造從部會層級被降級為教育部體育署時,怎麼沒有人作聲?體育預算只占總預算0.4%,怎麼沒有人出來說話?如果你都知道體育預算全年只有幾十億,大部份卻都被拿來作為硬體建設,而非培育運動員時,為什麼選民的要求還是要建體育中心、自行車道這種東西?如果大家知道職業選手是什麼樣的概念和定義,又覺得政府單位對謝淑薇置之不理,那麼當年陳金鋒在小聯盟1A、2A苦哈哈睡沙發、坐巴士時,你怎麼未曾對陳金鋒發出不平之鳴?

說某些協會爛、不長進、黑暗,是正確的,但恐怕也得知道,協會就是人民團體,和平常那些多如牛毛的基金會、民間協會沒有兩樣,掌握會員就能掌握權力,不過,因為理事長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找錢,可不是每個協會理事長大家都搶著作。另外,體育署業務包山包海,單項運動又牽涉專業和一條鞭的國際系統,業務非得委辦不可,所以如果大家對體壇現況如此深惡痛絕,應該從制度面來檢討,要嘛就是主張全面回歸國家管理──但這不太可能,因為公務體系又會隨之膨脹,要嘛就是修改人民團體法,或是將運動團體的管理另立專法,否則即使罵得再大聲,也無法改變現狀。

把謝淑薇退賽事件連結到X協的邪惡,感覺很合理,事實上卻是兩個不同的命題。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因為當風波結束、奧運結束,你可以確信以擅於憤怒聞名的台灣網友們一定會有下一個新鮮的話題可以爆怒,名嘴們也會很快找到下一個幹譙的對象,運動這件事又重回它原本的陰暗角落,直到下一次大家願意談它為止;一向都是如此的,不是嗎?這也是生為台灣人的一種悲哀。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