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政治】魔術強森vs.大鳥柏德和他們的台灣政壇版?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去年12月28日在NBA官網上讀到一篇回顧文,描述整整40年前,也就是1979年12月28日,魔術強森和大鳥柏德在披上NBA球衣之後的首度對決。美國的運動寫手很會玩這套,雖然這不是什麼新招式,卻也不時激起人們的懷古幽情;事實上,history這個東西,也是運動文化很重要的一環。

魔術強森和大鳥柏德的恩仇錄,不但是近代籃球史的傳奇,也是NBA史上很重要的一頁。你不由得不懷疑老天是否真有安排,讓這兩個一黑一白、一來自城市一來自鄉村、個性又大異其趣,卻同樣具備傑出球技和旺盛求勝心與領導能力的球員,各自去到東岸波士頓和西岸洛杉磯兩個名城,然後NBA靠著這兩人四手,走出瀕近覆亡的低谷,開創出如今我們都再清楚不過的高峰。

附帶一提,最近才駕鶴西歸的前總裁David Stern,也是這波復興中非常重要的推手,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

1979年12月28日這場NBA首度對決,是有前導預告片的。當年3月,大鳥柏德率領的印地安那州大,在NCAA全美大學冠軍戰中槓上魔術強森帶領的密西根州大。照理說全勝無敗的印州大被看好,但是冠軍賽中柏德被守死,狀況極差,結果印州大以不小的差距敗給密州大。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每一次大鳥柏德受訪,他都表示這場敗仗「still hurts」,因為對美國大學籃球員來說,NCAA冠軍可能是終生難再的一次機會。可以說這兩人的樑子,從那時就開始結下。此後,強森以1979年選秀狀元的身份進了湖人,柏德則是在1978年首輪第6順位,就被塞爾提克給「預選」了(此後這個預選作法即遭禁止),所以披上綠衫。

第一次NBA交手,湖人以123–105輕鬆的拿下主場勝,等到1980年1月13日第二場例行賽交手,湖人又以100–98險勝。以兩人交手紀錄而言,大鳥三連敗,一定是氣到抓狂。這兩場新人球季之戰,開啟了隨後湖人與塞爾提克的長期戰爭。

兩人職業生涯通算,總共碰頭了37次,其中18場例行賽,19場則是在總冠軍賽。我們都知道,塞爾提克拿下了1981、1984和1986三次總冠軍,湖人則贏得1980、1982、1985、1987和1988五座金盃;其中兩人正面對決則只有1984、1985和1987三次,湖人拿下兩勝一負。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這樣看下來,似乎強森在兩人的遭遇戰中略占上風。可以說對,也可以說不對,因為柏德大致上說來還是因為白人救星的身份,獲得較多的尊崇(當時NBA確實還充滿著白人比較聰明,黑人只能賣體能的想法),其次,新人球季大鳥拿下年度最佳新人,而非魔術(兩人該季紀錄為:柏德21.3分、10.4籃板、4.5助攻,強森18分、7.7籃板、7.3助攻)。

這下輪到魔術強森氣得牙癢了。後來傳出的故事是,強森正好在當年總冠軍戰第6戰前(當時湖人以3–2領先費城76人)得知大鳥拿下最佳新人的消息,怒從心中起,主動要求教練,要取代受傷不克出征的賈霸(Kareem Abdul-Jabbar),代打中鋒。結果那場球他豪取42分、15籃板和7助攻,成為NBA史上唯一一個新人就拿下總冠軍賽MVP的球員,也算是成功復仇。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總之,這兩個人命運的糾葛真是難以想像,糾葛到大鳥在1985年冠軍戰輸給湖人之後,他說那年他整個夏天賣命苦練,心中無時無刻不浮現魔術強森的笑臉。大鳥也曾說,贏得總冠軍最爽的感覺,就是可以讓魔術強森不爽。而強森在1984年冠軍賽敗給塞爾提克之後(柏德第一次在冠軍戰中擊敗魔術),同樣失神落魄了很久,然後才提振精神,準備全力雪恨。

但是很奇妙的,這樣的仇家,因為達到不可置信強度的全方位競爭,因為無時無刻都把對方當成假想敵,無形中成為自我激勵的最大動力,這使他們都成為更好的球員,也讓隊友、球隊,乃至整個NBA都變得更加強大。而這兩個仇家也因為這樣子的競爭,最終成了至交好友。

遙想當年,因為一直是強森的球迷,所以很自然的痛恨大鳥。要到後來球看多了,思想也更成熟一點,才知道如何去欣賞這兩個人,以及他們之間的君子之爭。

前面這麼一大段可以被視為舖梗,但其實也不算是,因為大鳥和魔術的恩仇錄,總是我會不時回過頭去看看的主題。只是不知怎的,最近拚很兇的立委「雙帥之戰」吳怡農、蔣萬安,莫名的在心裡和大鳥魔術之爭連結了起來。看他們戰成這樣,兩人會不會成為台灣政壇版的大鳥戰魔術?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有關大鳥和魔術,無論是他們自己或是觀戰的旁人,大概都能體會到,從第一刻起存在兩人之間的,就不會只有一場球賽而已,而是往後數以百計、綿延不絕的一場長期競爭。台灣政壇,大家很愛說扁馬之爭,但說起來扁馬也只曾在1998台北市長一役正面遭遇而已,至於蔡英文和馬英九,也只在2012總統大選碰過一次,儘管彼此都互相對抗,倒不見一再的糾葛。

以吳怡農和蔣萬安的背景、外貌、年齡、經歷、談吐、資質、能力,乃至背負的使命和週遭的政治環境,無論選舉結果是勝是負,心中老是有種微妙的第六感,這一戰不會是終點,反而像是個起點。如果是,說不定對台灣是件好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特戰男神能不能是「新民進黨」政治人物和政治思想的開端?而蔣萬安,又能不能是「新國民黨」的第一棒? 快選舉了,不要寫太多。

還是,這一切只是我想多了?如果是,那就當籃球文看看NBA的部份就好,鳥魔之爭是永恆的,這點我很確定。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