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體育改革要點穴,不要出亂棒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近兩年來有關各項運動與運動員待遇的爭議事件,使體育改革音量上升到無法忽視的程度,來自鄉民或運動員的憤怒清晰可見,在這個氣氛下,民意代表日前以國民體育法的修正作為開端,儼然宣誓體育改革的契機已經到來。

各界要求不盡相同,領導這波修法的民進黨立委黃國書整理出六大訴求:

1. 要求全面開放單項協會,取消所有會員入會及被選舉資格限制。
2. 刪除由主管機關(體育署)訂定團體會員(各地方委員會)最低比例之條文。
3. 支持法案通過半年內各單項協會應全面改選。
4. 支持各單項體育協會財務全面公開透明。
5. 支持單項協會設立社會公正人士組成的第三方監督團體。
6. 支持訂定選手理事參與協會決策、運作之條文。

在5月3日教育委員會初審之後,修法通過的主要內容大致有:單項協會財務透明、開放民眾參與、禁止單項協會近親繁殖(三等親內不得同時擔任理監事)、理事長與秘書長防弊條款,立法委員不得兼任理事長、法案三讀後各單項協會半年內改選等等。

民間爆發的這股憤怒,當然是長期以來累積的結果。從棒球國家隊、謝淑薇事件、戴資穎事件、再到排球、田徑或是更早之前的楊淑君等事件,大家見到的是協會的無能、懶散、怠惰、卸責、把持並爭奪利益,以及可能存在的貪污。累積下來的結果,就是單項協會形象與可信度全面崩盤。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當然不公平,但這種事就像所以記者必須因為媒體崩壞而承擔「妓者」和「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的責難一樣,很難避免。

單項協會屬於民間團體,在國際體壇上卻負有國際總會指定單一聯絡窗口的任務,它們擁有官方補助,又有著國際運動組織「政治不得干預運動」(我知道這是屁話,但場面上和紙面上的話就是這麼說)的宗旨背景,和其他人民團體比起來,著實是比較特殊的「亦官亦民」團體。

每一項運動都是獨特專業,而且每一項運動的國際總會在單一國家只會認定一個協會為對口單位,因此單項協會也有著一定程度的進入障礙,不是你想搞就能搞。運動迷們不爽的「協會為少數人把持」,確實有協會是哥哥作完理事長換弟弟,大家輪流當的案例,但另一方面,也有因為運動冷門乏人問津,所以看來永遠是那組人在掌權的情形,和其他民間團體類似。

此外,也如同一般民間團體,主事者的產生要透過選舉,而只要有選舉,就一定會有必須掌握會員票數和派系、綁椿,甚至政黨涉入等等問題,只要挑戰者無法在票數上扳倒當今建制派,就選不贏,這也絕不是體育團體特有的現象。

也就是說,今天單項協會的問題,在所有的人民團體也幾乎都有。但我並不打算幫它們找藉口,因為它們之所以承受這麼多人的目光,除了領取國家補助,也因為運動在國家、社會、文化上占有非常非常獨特而重大的位置和意義,所以承擔更多的責任和被監督,也是應該的。

這幾年的體壇爭議,部份事件的整體脈絡並不見得如同表面呈現出來這麼簡單,選手方面不見得就完全沒有責任、是絕對正義的一方,某些協會也可能覺得自己受了委屈被打還不能哀,啞巴吃黃蓮。整體而言,台灣運動選手的不受重視也不是一年兩年了──更精確的說,應該是「運動」這件事,在台灣社會從來就沒有被放在夠高的位階,但選手與競技才是運動的主體,所以協會的存在是為了服務、輔導、推廣、組織,而不是選手「服膺」於協會。體壇的問題、弊病和眉角,協會自己都一清二楚,出包了,協會絕對難辭其咎,體育改革的焦點也一定會是協會和國家,而不會是選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回過頭來看各界主張、鼓吹與最後通過的修法內容,我不會形容這是民粹立法,但某部份可能是情緒激動下的產物。我能夠同意的部份是加強主管單位或第三方單位的監督考核,增加選手參與會務權利,以及要求財務透明化;對於會員全面開放,以及限制特定人士擔任理事長的作法,則有點疑慮。

會員不設資格限制全面開放,出發點是好的,用意在藉此打破現有會員既有的建制、壟斷結構,不過這也代表只要我有意願也願意交會費,我可以成為50個運動協會的會員。增加會員參與是好的,但這樣修法下來很可能會使協會遭遇類似政黨的「人頭黨員」現象,又製造出另一個問題。另外,像射擊協會這種特殊協會(槍砲管制),如同理事長陳士魁說的,開放會員有其困難。

如果運動協會解除會員資格限制,全面開放,那麼我也看不出來一般人民團體為什麼可以不開放。我對體育記者協會有興趣,對土木結構有興趣,我能不能加入全國體記協會和土木結構技師協會呢?這是必須整體思考的問題。

至於限制立委或政治人物擔任理事長,我們不妨先問過往政治人物為什麼都喜歡兼任運動協會,是為綁選舉椿?或許有,但更大程度我想是為了名,而他要付出的代價就是「找錢」來支付協會幹部薪水以及為協會把贊助弄進來,因為政府補助看起來很多,實際上是絕對不夠的。換句話說,應該可以形容為一項你情我願的交易。重點在錢,所以理事長的職位並不見得是一個「肥缺」。協會會務真正的中堅,其實是秘書長以下的幹部。

還有一種角度是以協會理事長有極高比例為國民黨籍政治人物來看。這是事實,不過卻不是重點,即使理事長變成以民進黨籍為主,或是國、民兩黨各半,也不會解決長久以來的問題。我們其實不需要從這個角度來解讀必須改革的原因。

無論如何,相信這一波改革是擁有民眾支持的。協會方面可以選擇接受或抵抗,如果要抵抗,他們有釜底抽薪的一招,也就是以「政治干預體育」之名向國際組織呈報,這會有台灣會籍遭取消或暫停的風險,最終將會兩敗俱傷;但如果協會決定搞到底,這個可能性無法排除。

這波體育改革的重點方向,歸納起來其實只有兩個。

第一,在所有討論之中,我感覺許多人都小看了錢的重要性。運動是要花錢的,不要認為可以用不花錢的方法達到頂尖。運動就是這樣:花錢不見得會好,但不花錢是絕對不會好。不要說別的,光是體育新聞,記者隨著職業隊或國家隊在全國或全球各地移動,就是很大的成本,開支絕對大於政治新聞和其他新聞數倍,所以經常被報社認為是賠錢貨。運動選手在訓練、競技各方面都必花錢,場地、設備、賽事組織等就更不用說。

這不是說以上的改革不需要,但最關鍵的一點應該是國家運動預算的擴大。根據行政院的資訊,目前體育經費僅占中央政府總預算的0.4%,林全院長的目標是八年後倍增為0.8%,我認為1%其實不為過,而且八年的期程太長,大家都愛說體力即國力,運動某方面來說是「預防醫學」、是延長國民壽命、增進健康、降低醫療支出的要素,那麼為什麼它不值得中央政府總預算的至少1%?

第二個重點,就是監督機制。經費需要透明,經費和會務則都需要監督,監督必須是實際了解狀況、有權威、有公信、有良心的監督,而不是應付應付的報告──體育署最近提出的協會調查報告,有些協會沒有年度預算計畫,最後整體財務評估的成績卻可以是「良」,我也是醉了。

附帶一提的是近來得到強烈呼應的「國家隊改名」運動,要求爭取奧會與國家隊正名台灣,同時修改旗歌。有關這一點,已有前輩進行探討,不多談,請見「修改奧運國家隊名稱、旗歌的可行性探討」一文,這是有點複雜的議題。

我這個獨派人士和許多人一樣希望這個提案成真,但我不願忽略現實環境的限制和兇險。基本上這是個要提昇到國家外交政策的議題,有不小風險,所以要謹慎為之,步步算計。

如同任何改革,體育改革也需要理性討論,打蛇打七寸,現在令人沮喪的體壇現象,是可以透過冷靜而廣泛思考,用點穴的方法得到改善的,過度激情、喊打喊殺的全面撲殺法,還是盡量避免吧。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