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我的TT同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看完總統大選票數差距和各區域立委的大亂鬥,才突然想到要去查一個人的票數。滑鼠滑到連江縣…「2號 李問 706票」。嘴角揚起一絲苦笑,這個傻瓜,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不過,這是個做什麼都有個樣子的傻瓜。當初宣佈要到馬祖去選立委,每個人都認為這根本是砲灰式的自殺行為,再不然就是投射出「我幫你覆蓋黨旗」的悲憐眼光。馬祖是鐵藍選區並非秘密,聽說D黨上次在此提名已是2008年的往事(只拿到142票)。

從那之後,坦白說我只有三不五時關心一下這個小老弟,看他綁個紅色氣球走來走去,或是背上蛤仔殼(後來才知道那叫淡菜),在路邊像隻蝴蝶一樣的擺動雙臂,說著「你好我是李問,李小龍的李,葉問的問」。也曾讀到報導,說他在選區裡教小朋友英文。

李問的英文是很棒的,我忘了自己是否曾經和他重疊,但我們都曾經在Taipei Times工作。他對選舉一如工作,是很認真的對馬祖產生了一套他的論述和願景,儘管多數人大概對此都早已放棄。

從142到706,真的是一步一腳印,雖然陳雪生的2938票扣掉2字頭都還是贏他;如今,李問又提了說要成立D黨馬祖黨部,他應該還是認真的。對照起花蓮的蕭美琴,這很有可能還是個終究要覆蓋黨旗的舉動,卻不能不衷心的祝福他,替他打氣。

對於在芝加哥大學主修人類學的李問而言,這只是另一個實際挽著袖子下鄉的田野調查吧。說起芝加哥,我想起Barack Obama最早也是在那裡作社區服務起家的。說不定,有一天這個年輕人也會去選總統,who knows?

TT還有另一個傻瓜,不過此人因為說得一口漂亮英文而變得極有名,還有個綽號叫口譯哥。對我來說,他只叫Vincent。

其實,也正因為他明明可以不用當兵卻死都要去當兵的舉動,所以我才有機會進了TT,那年我已經40歲,他才23歲左右,我接下了他的線,有一個晚上大家聚餐狂喝,他喝到在路邊吐,隔天就剃光頭去當兵了。

時間過得很快,這個傻瓜後來退伍,經過了一連串歷練,然後因為駐美被在野黨和一堆媒體狂轟,身邊友人都氣到快要爆炸,唯一保持平靜的反而只剩下當事人。仔細想想,這個小子從很多方面來看都算得上是前吳怡農時代的吳怡農,唯一可以嫌的大概就是身材和特戰男神差很多。

這兩個年輕人都作了很多原本他們可以不必作的事,那些事換成是我,十之八九大概我也不會作,在這方面,年紀大了一截的我非常尊敬他們。台灣有這樣子的年輕人,未來一定會更好。

想起TT,有兩個同事現在成為很優秀的特派記者,有兩個在大國代表處任職,還有不少人在各個領域努力,那三年對我而言是段奇妙而有趣的時光,那群同事也成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但更有趣的是我的下一個服務單位,英文縮寫也是TT,那裡同樣有著一群奇妙而優秀的年輕人,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