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想死聽這首,還是聽這首想死?──The Final Cu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說起天團Pink Floyd,多數人先想到的會是「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和「The Wall」。這兩張專輯確實是經典中的經典,不過真正在我人生中留下印記的,無疑是1983年的「The Final Cut」。從1992年秋天一直到1993年夏天,正是這張專輯不停在充滿著圖紙、模型,亂到無法看到地板的房間裡播放,陪伴著那個因為設計不是作不出來就是被老師K到爆,開始懷疑自我存在價值的大四建築生。

最喜歡的是專輯同名曲The Final Cut,這是談自殺的一首歌。如果要說一生至此距死亡最近的時刻,那段耳邊一直充滿著The Final Cut的時刻就是。

對建築系學生而言,設計課表現代表著一切──代表著存在世上的意義,或許也代表著往後前途。畢竟,那時誰的腦中不塞滿著眾多大師作品,作著美夢,而設計差勁的建築師,又是個什麼屁呢?「不管其他方面有多麼優秀,只要設計爛,你就是一坨屎」這個概念,沒有人說,但每一個人大概都感覺得到。

很不幸的,我是屎。拼了一星期的設計作業,貼到系館studio牆上,某老師只說「你這個設計只有立面可以看嘛,但立面也很差。下一組!」兩分鐘結束,正式宣告過去的一週白活,然後就是下一週,你知道永遠會有下一個新的循環到來。

不知道是這首歌選了我,還是我選了它;不知道是因為聽了之後才想著「不如死一死」,還是因為想要死一死,所以一直聽它。總之,在夾雜煙味和酒氣的斗室裡,不斷的播,不斷的聽。那段時間有強烈的轉系慾望,脆弱到經常打電話回家,聽到媽媽的聲音卻又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只好虛應故事。

和歌中主角一樣,最後我當然沒去死。想歸想,其實還是蠻堅強的。現在回想起來,此路不通就走別條路,何苦一直去撞牆?而那段低潮也有好處,告訴自己不是建築的料──既沒有天賦,也沒有熱忱。或許,自己真的未曾努力過也是事實。

至少我比真的聽歌聽到自殺的美國青少年John McCollum幸運多了。1986年他在房間裡取了自己性命之時,身邊播放著Ozzy Osbourne的爭議曲Suicide Solution。結果Ozzy Osbourne還真的被McCollum的父母告上法庭,聲稱他要為兒子的死負責。最後法官沒有採信原告說法,Ozzy逃過一劫。

The Final Cut是Pink Floyd最後一張有Roger Waters參與的專輯,從此之後Waters與團員分道揚鏢。很有趣的是,有一款Mac影音剪輯軟體就叫作Final Cut,不知道創始者是不是也愛這張專輯,所以取了「剪」和「cut」的雙關語,真是個有創意的想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這一張告別作,形同Waters的個人專輯,他一個人包辦所有詞曲,而且Richard Wright從頭到尾都沒有參與。這張專輯原本要作為電影The Wall的原聲帶,但是福克蘭戰爭爆發,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堅決的開戰,使Waters大為不滿,所以直接拿四首上一張專輯The Wall(1979)未收錄的歌(Your Possible Pasts、One of the Few、The Final Cut、The Hero’s Return),把這張專輯作成了反戰的概念專輯,也有很大的部份在追念1944年二戰期間陣亡於義大利的父親Eric Fletcher Waters。

Waters在這張專輯中要表現的意念是,參與二戰的眾多士兵犧牲生命、青春和純真,只為了求萬世太平和福利國家,沒想到英國再度掀起戰爭,形同對二戰陣亡將士和老兵的背棄。整張專輯中Waters不斷提到柴契爾的小名Maggie,毫不留情的大加撻伐。專輯基本上以反戰為主題,不過也提到其他議題,例如「Two Suns in the Sunset」觸及反核。

不過另一個靈魂人物主吉他手David Gilmour極為不滿,他一方面不希望把專輯搞得太政治化,另一方面也聲稱「不夠好而無法收錄進The Wall專輯的歌,怎麼現在又變得夠好了?」

Anyway,專輯同名曲講的是戰士自戰場返鄉之後,努力的想要重新和社會接軌卻屢屢失敗,只得自我封閉(另外還有性壓抑的問題)。

And if I show you my dark side
Will you still hold me tonight?
And if I open my heart to you
And show you my weak side
What would you do?
Would you sell your story to Rolling Stone?
Would you take the children away
And leave me alone?
And smile in reassurance
As you whisper down the phone?
Would you send me packing?
Or would you take me home?

這個人已幾近崩潰和絕望,拿著刀片想割腕一死了之,最後一刻卻突然有電話響起,於是他打消了尋死念頭。

Thought I oughta bare my naked feelings,
Thought I oughta tear the curtain down.
I held the blade in trembling hands
Prepared to make it but just then the phone rang
I never had the nerve to make the final cut.

儘管The Final Cut是Pink Floyd賣得最差的專輯,樂評似乎也一面倒的抨擊,但Roger Waters的歌詞幾乎可以說悲悽到無以復加的美麗,唱腔又讓聽者能夠感受到相同的絕望,也難怪1992年的冬天會那麼沈醉在這種慘綠之中了。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