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政治】從小布希到Hunter Biden──Fortunate Son,好命囝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

說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Joe Biden的兒子Hunter Biden是近來全世界最紅的人,應該不算誇張。一卡車的爆料指控Biden家族和中國、烏克蘭都有不太光彩的糾結,Hunter更是被人格毀滅,克藥、玩女人什麼壞習慣都有。美國總統大選兩軍殺到刀刀見骨,最後兩週應該還有好戲可看。

在這之中,台灣人在最近一項亞太八國調查中成為唯一支持川普的國家,社群媒體上挺川和挺Biden者互相攻訐,戰火不斷,沒有投票權的台灣人入戲這麼深,也是饒富趣味。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針對Biden家族的指控和爆料,其情節之荒唐怪誕,已經到達電影劇本的程度,可信度值得懷疑。不過,Hunter身為政二代,是個不折不扣的好命囝,大概是不能否認的事實。

要形容Hunter這樣的靠爸族,私心認為,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的這首「Fortunate Son」實在蠻適合的。「幸運的精子」難以入歌,好命囝比較文雅一點,簡直是為Hunter量身打造的歌。

CCR大概只有在台灣變成跨國戀情的代名詞,在音樂上指的就是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這個怪名字的團。Fortunate Son被收錄在CCR 1969年的專輯Willy and the Poor Boys之中,後來成為反戰歌曲的代表作之一,2014年更被國會圖書館以此曲在「文化、歷史和美學上的重大意義」收錄進全國影音資料庫之中。

歌詞中提到「有些人含著銀湯匙出生」「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是參議員的兒子」「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是百萬富翁的兒子」「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好命囝」。好笑的是,Hunter就是「參議員的兒子」,因為Joe Biden在2009–2017擔任歐巴馬的副總統之前,就作了37年的德拉瓦州參議員(1973–2009)。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John Fogerty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CCR靈魂人物John Fogerty之所以會寫下這首歌,背景是越戰期間,樂團的四人都曾被徵召入伍,然後他見到艾森豪的孫子David Eisenhower又娶了尼克森的女兒Julie Nixon,心中想著,這些人和他們的家庭嘴上支持戰爭,但他們家族裡的人大概沒有一個需要到前線去打仗,不需要為他們鼓吹的意識形態付出代價。

所以整體而言,雖然歌中並未直接提到越戰,但這基本上是一首反戰歌曲,不但反對以愛國為名的戰爭,反對社會上的不公平,也反對那些上層社會的菁英。

後來,同樣出身豪門的小布希總統,也曾被論者以Fortunate Son嘲諷。其實,美國政壇大多數功成名就者,幾乎不是政二代就是商二代,家裡無權無錢,想要玩政治還是很不容易的。只是說美國人有時也不太在乎這個,還是看政績為主,否則JFK甘迺迪也不會至今仍廣獲尊崇。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