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暗頭仔水蛙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不是農家子弟,水蛙和我的關係,一直以來好像只有小學自然課中曾經解剖過一隻肥大牛蛙如此而已。但自從前天無意中發現這首1997年金門王和李炳輝「流浪到淡水」專輯中的歌,在Youtube上按replay的次數,可能超過百次,只因為它一直讓我想起以前豐原家後面那片水田中吵得不得了的水蛙。

房間後面,隔著一條小水溝,就是一片水田。每個晚上,當錄音機中播放著Cinderella的Don’t Know What You Got Till It’s Gone,Led Zeppelin的Stairway To Heaven,或是Pink Floyd的Comfortably Numb,抑或是余光在警廣主持「青春的旋律」時,這群數量不明(初估破千)水蛙的哇哇聲,和搖滾樂或是廣播節目的搭配,實在非常奇妙。

整個高中三年的夜晚,好像就在哇哇聲夾雜著永不停息的播放錄音帶,翻面再翻面,有時坐在書桌前看看書,然後不到一小時就因為白天在學校打籃球打得太累,而在穿透窗戶的徐徐晚風中沈沈睡去,這樣子的循環中過去。

讓人受不了的,不是水蛙聲音大到讀不下書,而是大到蓋過音樂。水蛙呱呱聲竟然蓋過Roger Waters和Robert Plant的歌聲,真是人世間最大的罪惡。偶爾,遠方的屠宰場還會傳來豬隻臨刑前的哀嚎聲,雖然細微,聽來卻有點恐怖。

後來,大學北上中壢,房間所有權由弟弟接管,就再也沒聽過那樣子的哇哇聲。

Plant和Waters的歌聲如今還伴著我,只不過由錄音帶轉成了MP3,但家早已搬了,水田沒了,水蛙也不見了,令人無比思念的千蛙大合唱,再也聽不見了。現在的夜晚,所能聽到的只有屋前呼嘯而過的車聲。

人不該花太多時間追憶過往,但李炳輝的歌聲,for a moment應該會讓我和弟弟的腦海中再度浮現那個小房間,我們的青春年少,還有屋後那群該死又可愛的青蛙吧。

嘔嘔 嘔嘔嘔~~ 哈哈 哈哈哈~~

(原文寫於2013年9月21日)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