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短命的白獅,和一個很棒卻消失的吉他手Vito Bratta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Vito Bratta

會喜歡White Lion,純粹只有一個原因:吉他手Vito Bratta。

會注意到White Lion,基本上還是因為高中時期有聽排行榜的習慣,而White Lion當時靠著Wait和When the children cry竄起。它一直不是我最喜歡的團,也始終未曾大紅大紫,不過音樂有一種魔力,往往是在多年之後,才會真正激發出你對它的情感;至少就我而言,Pink Floyd、Led Zeppelin、Boston和White Lion都是如此。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White Lion

White Lion的靈魂人物:丹麥籍主唱Mike Tramp和出身紐約Staten Island的吉他手Vito Bratta,於1983年在紐約相識之後,決定組團,並找來貝斯手Felix Robinson和鼓手Nicki Capozzi,將樂團命名為White Lion。

1984年,White Lion和Elektra唱片簽約,並錄製處女專輯Fight to Survive,但因為錄音錄得太爛,嚐片公司拒絕出輯並終止合約。Robinson和Capozzi即離團,鼓手由Greg D’Angelo取代,具斯手則由Dave Spitz取代。然而Spitz入團不到一個月就跳槽Black Sabbath,只好再找來James LoMenzo,至此樂團的四人陣容才大勢底定。

搞到最後,Fight to Survive重錄,同時在1984年由RCA唱片在日本發行。隔年,才由獨立唱片公司Grand Slam在美國推出,但發片之後不到幾個月,Grand Slam就宣告破產。這張專輯包括White Lion的首支單曲Broken Heart,在Billboard的專輯榜上最高名次為151名。

White Lion於1987年加盟Atlantic唱片,並推出第二張專輯Pride以及單曲Wait,但反應並不好。接下來的一年半,White Lion在全美巡迴,擔任各大樂團的暖場,1988年終於贏得為AC/DC開場的機會。

由於MTV音樂台在這段期間大量播放Wait的video,這支單曲和Pride專輯終於在發片七個月後入榜;Wait最高在單曲榜掛名第8,專輯則竄到11名,最終這張專輯在美國賣出200萬張。雖然第二支單曲Tell Me最高只排名58,靠著第三支單曲When the children cry最高排名第3名,White Lion終於嘗到走紅滋味,不但專輯銷售量一舉突破200萬張,吉他手Bratta的天賦也在此時獲得肯定。

Guitar World雜誌和Guitar for the Practicing Musician雜誌,都將Bratta選為當年度最佳新進吉他手(Best New Guitarist)。

White Lion出片的速度極快,1989年8月就推出第三張專輯Big Game,其中包括單曲Little Fighter(第52名)、Cry for freedom、Radar Love等,在專輯榜最高名次為19名。此時他們大量的巡迴演出,累積人氣。

兩年之後,第四張專輯Mane Attraction推出,雖然還是很受樂迷歡迎,奇怪的是專輯銷售平平,最高只排到專輯榜第61名。由於90年代初Grunge已經興起,MTV台也很少播放hard rock的video,對White Lion傷害不小。這張專輯中有White Lion唯一的一首純演奏曲Blue Monday,是為了紀念在該團巡迴時過世的知名吉他手Stevie Ray Vaughn,而唯一上榜的單曲是Love don’t come easy(24名)。

在這之後,鼓手D’Angelo和貝斯手LoMenzo都因音樂理念不合之名離團。為了替巡迴演唱撐場面,Tramp和Bratta緊急找來樂手瓜代,但撐了一陣子也撐不下去了,終於在1991年9月在波士頓的最後一場演出後宣布解散。從組團到解散,也不過短短的8年。

1992年,精選輯The Best of White Lion推出。2006年,名為「Anthology 83–89」的專輯推出,其中包含許多demo版的White Lion名曲以及未曾發行的曲子。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White Lion是少數很願意去談社會議題的樂團,例如Cry for freedom就是在談南非的種族隔離(apartheid),Broken Home談的是離婚對小孩的影響,Little Fighter談的是被法國情單位弄沈的綠色和平組織船隻Raindow Warrior。「Big Game」這張專輯的封面,一個獅頭隱身在長草之中,背景則是美國白宮,也有十足的暗示意味。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White Lion解散之後,團員就各搞各的。Mike Tramp自己組團出片,一度搬到澳洲去發展。他是最積極利用White Lion之名試圖重出江湖的成員,1999年他找來新成員推出Remembering White Lion專輯,重新詮釋先前的紅典名曲。2003年,Tramp一度宣布White Lion復出,但馬上遭到舊團員打槍。他還不死心,2004年以Tramp’s White Lion為名組團。

LoMenzo和D’Angelo一度加入Ozzy Osbourne吉他手Zakk Wylde的樂團,後來各自亂飛。LoMenzo最終在2006年落腳Megadeth。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Vito Bratta

最令人感興趣自然是Bratta了,他留在Atlantic唱片為CPR樂團擔任製作人之後,曾試圖組團,但一直組不起來。沒想到,從1994年他就人間蒸發,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直到2007年2月16日他接受電台主持人Eddie Trunk訪問為止。

十多年來,Bratta首次公開談音樂和解散之後所發生的事,而且接樂迷的call in 長達3小時。他說,他從未像Tramp聲稱的拒絕White Lion重聚復出,唯一使他無法露面的原因是因父親生病。三周之後,Tramp也call in到該節目,並表示他很高興聽到Bratta回答了包括他在內,許多樂迷都極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不能不談一下Vito Bratta,基於對他的崇拜,我也和其他人一樣,對他的下落不明感到不解。不過這個吉他神手和其他天才一樣,極為神秘,資料實在少得可憐,彷彿是莫名其妙冒出來,在樂壇打滾八年之後就又莫名其妙神隱似的。

Bratta於1961年出生在紐約Staten Island,算一算今年也55歲了。他自稱吉他生涯對他影響最大的是Eddie Van Halen和Stevie Ray Vaughn和80年代的一些藍調吉他手。

其實他並不有名,但是據稱在吉他界裡因實力不弱而頗受到同儕尊敬。他的演奏風格兼具強力矣的節奏和優美曲調,演奏技巧上則很擅長使用雙手點絃(two-handed tapping)、圓滑音連奏(legato lines)、人工泛音(Artificial Harmonics)等,也擁有不俗的作曲能力,讓人幾乎無法不注意到他的存在,在舞台上十分搶眼。

然而Bratta的個性據形容十分孤僻。Mike Tramp數度對外提及,Bratta一直是樂團裡最冷感的一人,團員們連他的生日都不知道,彼此之間除了演出之外也沒什麼交集。Tramp甚至說有一次他到了紐約,離Bratta家很近,打個電話要他出來聚聚卻被Bratta拒絕,語中多帶無奈。

Bratta自己的說法是,樂團解散之後他因為要照顧生病的父親,整整五年無法出外,精神上和財務上都承受極大的壓力。而1997年起他的手腕莫名其妙受傷,怎麼治都治不好,受傷程度重到手已經無法隨著吉他琴頸上下移動,一直到現在,傷勢都未能痊癒。

在電台專訪之後,2007年4月Bratta在紐約L’Amour Reunion Shows作了兩場演出,這是他15年來的首次公開演出,隨後就又從人間消失。

無論怎麼說,White Lion讓我傾心的,是Bratta的吉他solo,而不是Tramp那也堪稱特殊的嗓音。Bratta的吉他,就像評論者形容的,兼具有搖滾的power和優美、富有感情的曲調。能作到如此,已經算是吉他手的最高境界了。

自己作了一個mix來緬懷過往的White Lion和Vito Bratta神技:

Songlist:

1. When the Children Cry
2. Little Fighter
3. Broken Heart
4. Wait
5. You’re All I Need
6. Till Death Do Us Part
7. Lonely Nights
8. Say Goodbye
9. All Burn in Hell
10. Going Home
11. Don’t Say It’s Over
12. Tell Me
13. Don’t Give Up
14. Blue Monday
15. Rock You Tonight
16. It’s Over
17. Love Don’t Come Easy
18. Lady of the Valley
19. Till Death Do Us Part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