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OMD的青春讚歌:Walking on the Milky Way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擁有青春的人,通常都對青春恍然不知,更不要說懂得如何去描寫它。所以,對青春的詠歎和禮讚,非得是失去青春的人不可。懷念青春的戲劇,如韓劇「請回答1997」、台灣電影「男朋友女朋友」,多不勝數。Orchestral Manoeuvres in the Dark的Walking on the Milky Way(走在銀河上),也是對逝去年華的追想。

Orchestral Manoeuvres in the Dark的名字頗為另類,又長又複雜,台灣有人翻成「黑色行列」或「夜半行軍」,實在有點怪怪的,最簡單的稱呼就叫他們OMD。起初和許多聽搖滾的人一樣不屑Synthpop這種電子合成流行樂,幾乎不聽舞曲。但凡事總有例外,對我而言,例外就是Pet Shop Boys和OMD。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OMD並不是我自己找來聽的,而是某年夏天從洛杉磯返台的表弟口中聽說,才去弄來聽聽看。這個來自英國利物浦的電子合成音樂團體,最紅的年代約莫是1980–1988年,這個時期曾經有Electricity、Enola Gay、Joan of Arc、Locomotion、Secret和If You Leave(收錄於Pretty in Pink電影原聲帶)等曲走紅。

但是從上了大學之後就未曾再跟隨OMD,慢慢的對他們失去注意力。偶然間才發現這首OMD發行於1996年的單曲,此曲是他們自1991年以來第一次擠進單曲榜前20名,也是該團最後一首英國排名前40名的單曲。有趣的是,它在1998年還被拿來作為巧克力棒「Milky Way」的廣告主題曲。

17歲,腦中盡是美夢,心裡怎麼想,就怎麼作。21歲,全世界都是我的,我是妳的,而妳是神聖女神。其他什麼事都不重要,我不相信命運,不相信愛」,主唱Andy McCluskey以那聽來總是有點偏執的聲音唱著。接下來,則是有著一點隱喻的豪氣:「你應該看看我們前往金星路上的樣子,行走在銀河上的模樣。

但真正觸動心弦的是這一段:「隨著時光流轉,現實摧毀了希望和自尊,只剩下牆上的影子。但請記住你自己是誰,你又經過多長路途來到此地,千萬別讓他們見到你倒下。我不相信奇蹟,也不相信真相,我不相信任何事能讓青春再來一次。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Music video中似乎試圖以影帶倒轉來暗喻作者希望青春重新來過一次的企圖,充滿著濃濃的鄉愁和沈重的憂鬱。Andy McCluskey對歌曲的詮釋,居功厥偉。有樂評說這首歌讓人想起1972年Mott the Hoople的「All the young dudes」(David Bowie寫的歌),同樣帶著對青春的思念。

很諷刺的,這首歌出自1996年專輯Universe,剛好就是他們解散前的最後一張專輯;就像青春年代一樣,註定要結束的。而OMD的風格也從1984年開始就有所轉變,樂評認為他們為了迎合新樂迷而失去了早期的創意與實驗性。

解散10年後,OMD於2006年重組,之後繼續發行專輯,但是樂風已經讓人有點認不出來,80年代初令人耳目一新的風格已成過去式。樂團或許和人一樣,誰能永遠不變呢?誰的年少時代不是擁有巨大夢想,對未來雄心勃勃,卻又在社會化的過程中慢慢的變成自己幾乎認不出來的模樣?

回首年少時代,如果能夠出現這首曲子中「It was quite a day(真是段特殊的日子啊)」的詠嘆,應該就算是種幸福了吧。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