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Wang

前衛搖滾樂團Pink Floyd創始團員Roger Waters,於8月6日接受CNN主持人Michael Smerconish專訪,語出驚人的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從1948年起就是如此」,確立了他左膠的地位。

打從Pink Floyd年代到後來單飛,Waters長久以來都毫不掩飾傳達他對政治的看法。而Smerconish這次專訪的出發點,就在於詢問Waters最近「This is not a drill」巡迴演唱會中傳送出來的政治訊息。演唱會中,他在舞台大銀幕上秀出美國總統拜登頭像和「War Criminal(戰犯)」字樣,還向歌迷說,如果不認同他的看法,就滾。

Waters說演唱會最主要要傳達的訊息,就是人們必須互相溝通。話題轉到俄烏戰爭,他說拜登是為戰爭「火上加油」,這場戰爭真正發生的原因是北約持續對俄羅斯擴張,違背了當年對蘇聯的承諾,而美國該做的是鼓勵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與俄談判,以避免大規模戰爭流血。

Smerconish這時有點不爽了,追問Waters為什麼什麼事都是西方世界的錯,入侵烏克蘭的是俄羅斯,為什麼會變成責怪被侵略的國家。

後來話題有點失焦,Smerconish說,Waters自己的老爸在二戰期間犧牲,Waters則說,俄國在二戰時為了保衛世界,全民有2300萬人犧牲云云。他問主持人,如果中國把核子彈道飛彈佈署在加拿大和墨西哥,美國作何感想。

Smerconish接下來打蛇隨棍上,說「現在是中國在包圍台灣欸」。Waters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1948年起這就是整個國際社會認可的事情。他提起中國違反人權,Waters馬上插話,說中國哪時入侵別人、屠殺別人了?Smerconish回答:有啊,中國殺他們自己的國民啊。

Waters有點見笑轉生氣,叫Smerconish多讀點書。最後兩人還是笑笑的結束了專訪。

將近7分半鐘專訪看下來覺得,Waters反戰反到太偏執,變成左膠了。結果世界觀扭曲到變成在責怪受害者,不問加害者。想當年Pink Floyd在1983年推出反戰意味十足的「The Final Cut」時,我還覺得雖然其他團員都不喜歡,但那確實是張好專輯。(這是Roger Waters和團員鬧翻退團前的最後一張專輯,隨後彼此互相告來告去,事情鬧很大)

有趣的是,今年4月8日,以吉他手David Gilmour為首的其他團員,才以Pink Floyd之名推出單曲「Hey, hey, rise up!」力挺烏克蘭,可見Waters和其他團員的歧異不只是在個性、相處和音樂上,連政治看法也大有不同。

戰爭確實是人類生活中最悲慘的事之一,無論是發動者或是被侵略者,所有人都會遭逢重大悲苦,所以構成反戰的正當性。但是要以此反推所有戰爭都是無必要、不正當且醜惡,也是過於簡單化。Roger Waters不是太天真,就是別有用心,再不就是偏執到眼盲心盲。

--

--

中國人總是能用一種專屬於他們自己的有趣方式去看世界和解釋事物,例如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反正多到我都懶得說了,就連「九二共識」、「一中原則/政策」這些東西,到最後也只有他們的解釋才是對的,別人都是錯的,簡直是國際上的巨嬰。 最近裴洛西訪台也是一樣,中國就是堅持Joe Biden貴為總統,一定有辦法叫阿嬤不要來,而且兩人同黨,怎麼有可能叫不動,從根本上就搞錯了美國的政治制度和運作。但這一切都不重要,對中國來說,事情就是這樣,不照著做,就是陰謀、陽謀,就是詭計,就是瞧不起中國。我是覺得,中國人實在還蠻幽默的。 不過有這種幽默的也不只中國人,Guns n Roses也在2008年以一曲「中國民主(Chinese Democracy)」捅了Middle Kingdom一刀。中國既然有很有特色的社會主義,當然也有很有特色的民主,人家習近平也是投票選出來的,誰說沒有民主。 話說GNR這張專輯,先不要提名稱,光是它本身就很有話題,因為這是GNR自1991年的Use Your Illusion I & II以來,17年之後首度推出原創專輯,槍迷聽聞之後爽到都快翻天了。再來,專輯取名為Chinese Democracy,同名單曲還選為主打歌,就在當年8月中國主辦北京奧運,向全世界宣示國力之後的三個月,嘲諷意味十足,這膽子也太大了。

【克里斯的那卡西 2022/8/6】Guns n Roses — Chinese Democracy
【克里斯的那卡西 2022/8/6】Guns n Roses — Chinese Democracy

中國人總是能用一種專屬於他們自己的有趣方式去看世界和解釋事物,例如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反正多到我都懶得說了,就連「九二共識」、「一中原則/政策」這些東西,到最後也只有他們的解釋才是對的,別人都是錯的,簡直是國際上的巨嬰。

最近裴洛西訪台也是一樣,中國就是堅持Joe Biden貴為總統,一定有辦法叫阿嬤不要來,而且兩人同黨,怎麼有可能叫不動,從根本上就搞錯了美國的政治制度和運作。但這一切都不重要,對中國來說,事情就是這樣,不照著做,就是陰謀、陽謀,就是詭計,就是瞧不起中國。我是覺得,中國人實在還蠻幽默的。

不過有這種幽默的也不只中國人,Guns n Roses也在2008年以一曲「中國民主(Chinese Democracy)」捅了Middle Kingdom一刀。中國既然有很有特色的社會主義,當然也有很有特色的民主,人家習近平也是投票選出來的,誰說沒有民主。

話說GNR這張專輯,先不要提名稱,光是它本身就很有話題,因為這是GNR自1991年的Use Your Illusion I & II以來,17年之後首度推出原創專輯,槍迷聽聞之後爽到都快翻天了。再來,專輯取名為Chinese Democracy,同名單曲還選為主打歌,就在當年8月中國主辦北京奧運,向全世界宣示國力之後的三個月,嘲諷意味十足,這膽子也太大了。

這張專輯完全由主唱Axl Rose主導,基本上這張專輯裡的GNR原始團員也只剩他一個了,其他人早就因為相處上、音樂方向上和法律上等等各種因素翻臉出走,導致原本打算在1999年推出的專輯,一拖再拖,居然搞了十幾年,製作費用總共花了嚇死人的1300萬美金。因為GNR最知名的吉他手Slash也出走,這張專輯大部份的吉他是另一個知名的吉他怪傑Buckethead擔任,他最有名的就是從不以真臉見人,而是在頭上套著一個肯德基炸雞的桶子,所以才叫作「桶頭」。

--

--

到一定年紀才會發現,人生是一連串的意外。雖然從小就喜歡文字,但職場會從大學唸的建築轉到幾乎一點都不相關的新聞業,是椿意外;新聞會從運動跑到政治,是個意外;會從中文莫名其妙的變成寫英文,是個意外;會成立「圓球城市」這個網站,更是個意外的美麗插曲。 事出必有因,或許只有二十幾歲年紀時的衝動,才能讓一個人義無反顧、先做再說,而且結合一群和他有著相同衝動的人們。當初實在是什麼都不懂,也沒想太多,但如今回想,有趣的是,也只有似懂非懂,才會天真到真的辭掉工作。如果懂很多,如果想太多,說不定反而打消了念頭。 也只有年輕的衝動,一個人才有可能滿腦子都是籃球,每天為網站工作15、6個小時,弄完NBA弄大學籃球,作完台灣籃球再關心一下歐洲和東亞籃球。更恐怖的是,當時我還義務為Asia-basket.com這個網站擔任台灣撰稿者,將台灣籃球寫成英文。現在要這些事,可能撐不到一星期就掛了。 如果「圓球城市」是個意外,決定離開它或許是個命定。這個決定首先來自職場生涯的變化。職場上半段,跑籃球新聞,做網站,整天浸淫在籃球和運動之中。職場下半段,工作重點轉向英文報導和政治新聞,已無法享有以往在籃球記者工作之餘作網站的餘裕。第二則是對於籃球熱情的消退。消退不等於消失,所以並不是說不愛籃球了,而是自然而然的覺得它離自己愈來愈遙遠。

【12】結語:意外而美麗的人生插曲
【12】結語:意外而美麗的人生插曲

到一定年紀才會發現,人生是一連串的意外。雖然從小就喜歡文字,但職場會從大學唸的建築轉到幾乎一點都不相關的新聞業,是椿意外;新聞會從運動跑到政治,是個意外;會從中文莫名其妙的變成寫英文,是個意外;會成立「圓球城市」這個網站,更是個意外的美麗插曲。

事出必有因,或許只有二十幾歲年紀時的衝動,才能讓一個人義無反顧、先做再說,而且結合一群和他有著相同衝動的人們。當初實在是什麼都不懂,也沒想太多,但如今回想,有趣的是,也只有似懂非懂,才會天真到真的辭掉工作。如果懂很多,如果想太多,說不定反而打消了念頭。

也只有年輕的衝動,一個人才有可能滿腦子都是籃球,每天為網站工作15、6個小時,弄完NBA弄大學籃球,作完台灣籃球再關心一下歐洲和東亞籃球。更恐怖的是,當時我還義務為Asia-basket.com這個網站擔任台灣撰稿者,將台灣籃球寫成英文。現在要這些事,可能撐不到一星期就掛了。

如果「圓球城市」是個意外,決定離開它或許是個命定。這個決定首先來自職場生涯的變化。職場上半段,跑籃球新聞,做網站,整天浸淫在籃球和運動之中。職場下半段,工作重點轉向英文報導和政治新聞,已無法享有以往在籃球記者工作之餘作網站的餘裕。第二則是對於籃球熱情的消退。消退不等於消失,所以並不是說不愛籃球了,而是自然而然的覺得它離自己愈來愈遙遠。

以前採訪中華職籃CBA時代,總喜歡酸在場邊那一大群尖叫的迷妹,說她們只要過了過了那個年紀,就不見得會愛籃球,說不定也不會愛球星。結果回頭看看自己,和拋了CBA的迷妹們也沒什麼兩樣,焦點自然而然的隨著人生經歷而變化、轉移,從此頭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對於籃球和這個一手拉拔長大的網站,只在腦中留下當年記憶。

--

--

對商業網站的經營者而言,快樂可能來自於會員或流量倍增、廣告和營收增加這些事。而對於業餘網站的經營者來說,快樂來自何方?

收入不用說了,圓球建站之後曾經有過的收入,只有Nike與Adidas的每月贊助經費而已,幾乎未曾花心思在賺錢這檔事上。所以也是到很久之後才體會到,光是一群搞內容的人,是很難可長可久經營一個網站的。

見到圓球討論區會員增加或是網頁瀏覽率飆高,自然也是令人愉快的。不過那就是數字上的快感,以圓球城市這樣規模的網站,所謂page views的低與高,大概也就是幾百和幾千、頂多上萬的差別而已,和單篇文章動輒數萬、數十萬瀏覽量的其他站相較,根本是XX比雞腿。此外,圓球討論區曾數度經歷虛擬主機掛掉和網頁改版,所以會員也從零開始了好幾次。

七年經營期間,最強烈的快樂,往往來自許多微小的地方。例如從讀者投書裡面發現了NBA寫作好手,而他也在此後真的成了一支名筆。例如在討論區裡見到兩岸球迷網友能夠理性的好好討論問題、交流意見,這在其他場域裡不是容易辦到的事。

例如原本素昧平生的網友們因為圓球而成了朋友,後來約出來球聚,而且將友誼持續至今,大家都結婚生子、擁有各自的家庭生活,甚至處在不同的國家,依然彼此關心著。例如在圓球討論區裡,有某些朋友披露了連籃球記者都跑不出來的新聞,還獲得媒體引用。也例如,到現在還有人記得、每年4月1日我總會想起的「吳楚仁事件」。

我們完全沒有靠這個網站賺到任何錢,搞不好還賠錢,但是對一群業餘網站經營者以及籃球愛好者而言,快樂就是這麼簡單、微小,卻強烈。

--

--

最近老是有人愛戰智商、戰學歷,當然這是普遍、而且很可能是不分東西方都有的社會現象,屬於人性的一部份。只是很難理解,踏出社會工作已久的人們,如果根據自己的經驗,何以能夠支持這種學歷(和智商)至上論。

讀過一本2003年7月出版,由美國作家Joseph Epstein寫的「Snobbery: The American Version」,台灣也有中文譯本,書名是「勢利:美國浮華世界真實版」,書中描述了美國社會中的snobbery(中文或翻譯成勢利,或翻譯成虛榮)。

網站上對此書的介紹如下:

這是一部對美國勢利文化極盡調侃、諷刺的辛辣之作,透過艾普斯坦閱盡人情世故後的另類眼光,真實地描繪出人性天生勢利的一面。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潛伏著功成名就的渴望,並堅信自己確有過人之處。人們總是靠著與別人比較,來確立自己的地位,希望隨時隨處都可以表現出自己的等級、價值或是其他顯示身份的東西。舉凡教育、職業、消費、藝術、文化、知識、名望,乃至飲食、穿著、時尚和品味,以及你養的是那一種名犬,無一不是展現勢利的場域。甚至連自己遭受過的苦難,都可以拿來作為高人一等的道德標誌。勢利眼心態的無所不在,令人匪夷所思。

--

--

有個黨主席,最近發言與行事愈來愈令人驚訝與不解。其實也不太想說自己是先知(結果還是說了),不過當年他正準備從教授身分進入政治場域而爆紅之際,確曾為文提醒要保持懷疑,因為當時他擁有的,頂多只是提供大量風趣one-liner和酸國民黨的能力,其他部份都沒有經過充分檢驗和磨鍊。

將近9年之後遙想當時,只能說黃舒駿這首歌形容得很好:「如今我們已經愈來愈遠 我留在這裡 妳已遠在天邊」,我們都還在這裡,但有人似乎已遠在天邊。

說起黃舒駿,我是很欣賞他作詞作曲的天賦,可以想像為什麼他出道之初曾被形容為鬼才,因為那是人家學不來的。坦白說我的台灣歌聽得不多,但心目中也只有另一個「豬頭皮」朱約信,讓我覺得是鬼才。至於黃明志,年代差太多,那是後話了。

黃舒駿也是豐原人,而且是台中一中學長,親近感就又添一分。打從他1988年以「馬不停蹄的憂傷」出道起,他的音樂就顯得相當獨特,尤其是歌詞。小朋友們或許無法體會,但他這如今看來不怎麼特殊的歌詞和語法,在當時可算得上是十分前衛的。他的旋律,後期則增加了一股無以名之的英倫風。

--

--

台灣海峽是中國內海?它不是國際水域?各國軍艦通過台海是違反國際法的?國際法上沒有國際水域這個名詞?前陣子這些問題浮上檯面,吵得很兇,起點是6月1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記者會中回答外媒的提問。 隨後發生的橫跨數國爭論之中,其實有些問題並沒有被很清楚的界定和定義,我們有必要先看看誰說了什麼。 誰說了什麼 6月12日,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在香格里拉對話中說: 「如果有人膽敢把台灣分裂出去,我們一定會不惜一戰、不惜代價,一定會打到底,這是中國不二的選擇。」「在此,我要正告台獨分子及其背後勢力:搞台獨,死路一條,妄想。挾洋自重,不會得逞,休想。」 6月13日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外媒問到,彭博社報導近月中國軍方官員在與美國軍方會晤中,多次宣稱台灣海峽不是國際水域。發言人汪文斌回應,中國對台灣海峽享有主權權利和管轄權,同時也尊重其他國家在相關海域的合法權利。根據澎湃新聞的引述,汪文斌說: 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海峽最窄處約70海里,最寬處約220海里。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和中國國內法,台灣海峽水域由兩岸的海岸向海峽中心線延伸,依次為中國的內水、領海、毗連區和專屬經濟區,強調中國對台灣海峽享有主權權利和管轄權。他也說,國際海洋法上根本沒有國際水域一說,有關國家聲稱台灣海峽是國際水域,意在為其操弄涉台問題,威脅中國主權安全製造藉口。中方對此堅決反對。

【隨筆】國際水域、公海、內海、台灣海峽
【隨筆】國際水域、公海、內海、台灣海峽

台灣海峽是中國內海?它不是國際水域?各國軍艦通過台海是違反國際法的?國際法上沒有國際水域這個名詞?前陣子這些問題浮上檯面,吵得很兇,起點是6月1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記者會中回答外媒的提問。

隨後發生的橫跨數國爭論之中,其實有些問題並沒有被很清楚的界定和定義,我們有必要先看看誰說了什麼。

誰說了什麼

6月12日,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在香格里拉對話中說:

「如果有人膽敢把台灣分裂出去,我們一定會不惜一戰、不惜代價,一定會打到底,這是中國不二的選擇。」「在此,我要正告台獨分子及其背後勢力:搞台獨,死路一條,妄想。挾洋自重,不會得逞,休想。」

6月13日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外媒問到,彭博社報導近月中國軍方官員在與美國軍方會晤中,多次宣稱台灣海峽不是國際水域。發言人汪文斌回應,中國對台灣海峽享有主權權利和管轄權,同時也尊重其他國家在相關海域的合法權利。根據澎湃新聞的引述,汪文斌說:

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海峽最窄處約70海里,最寬處約220海里。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和中國國內法,台灣海峽水域由兩岸的海岸向海峽中心線延伸,依次為中國的內水、領海、毗連區和專屬經濟區,強調中國對台灣海峽享有主權權利和管轄權。他也說,國際海洋法上根本沒有國際水域一說,有關國家聲稱台灣海峽是國際水域,意在為其操弄涉台問題,威脅中國主權安全製造藉口。中方對此堅決反對。

6月19日,日本產經新聞報導:

日本政府在今年1月19日發函聯合國大陸界線委員會(CLCS),針對中國政府意圖將南海設定為外國船舶沒有無害通過權的內水(內海)一事提出異議。日本政府表示,中國聲稱擁有南沙群島等的主權,企圖以僅有群島國才被允許的基線設定,將此設定為中國的內水,日本無法接受。中國先前於2021年8月16日發函CLCS表示,基線設定並非按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而是按一般國際法規定。

6月28日,中國國民黨國際事務部主任黃介正在黃光芹主持的震傳媒「新聞不芹菜」專訪中指出:

國民黨絕不接受台海是中國「內海」的說法,但要注意美國未來在台灣海峽航行或飛越時,可能受到中國的強力反擊,國民黨不希望台灣遭流彈波及。台灣海峽是否為中國內海,這是法律解釋的問題,如果依國際法或國際海洋法規來看,中國的說法其實也沒有違法,他們只是對其領海之外延伸的毗鄰區以及經濟海域主張一定的權力,而美國所謂的「國際水域」說則在國際海洋法上完全站不住腳。

我們確定什麼

綜合以上內容,我們可以確定的內容是:

一、中國立場是,中國擁有台灣海峽的主權權利和管轄權,同時反對有人說台海是國際水域這種說法。中國的立論根據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UNCLOS)和中國國內法。中國也認為國際法上,沒有「國際水域(International Waters)」這種說法和名詞,很明顯是針對美國。

--

--

【隨筆】倪匡:無窮、無限與無盡的腦袋
【隨筆】倪匡:無窮、無限與無盡的腦袋

從來都不是武俠小說咖,金庸小說只讀過最不武俠的鹿鼎記,那還是因為看過梁朝偉和劉德華版的鹿鼎記港劇,才回頭去補看的。漫畫,只看過和棒球有關的,因為小時愛棒球。另外,也不是科幻小說愛好者。但不知為什麼,我看倪匡,而且只看衛斯理。

說來也奇怪,讀倪匡小說我是一目十行、過目即忘,所以那二三十本衛斯理可以翻來覆去一看再看,一點都不無聊。

「無窮的宇宙,無盡的時空,無限的可能,與無常的人生之間的永恆矛盾,從這顆腦袋中編織出來。」金庸用這句話評倪匡說得極好。我猜想,倪匡或許在我對文字的喜愛之上,也算是個無形推手,因為他讓人相信文字的魅力。

老婆和我一致推崇「尋夢」,是我們感到最不寒而慄、難以忘懷的衛斯理故事。倪匡只用文字,就讓讀者靠著自身想像力而感受到那椿橫跨前世今生謀殺案的毛骨悚然,久久不散,至今猶然。

從小就愛看外星人的電影和傳說,我很懷疑就是因為倪匡和衛斯理的影響,讓自己堅信世上絕對有外星人,所以要去念成大航太,當太空人,去見外星人!當然,這到最後只是個莫名其妙的少年遐想和千古笑話,我再多考兩科大概也考不上成大航太,而且這個系的目的應該不是去找外星人。

想起衛斯理,只知道他有花不完的錢,會說N種語言,有很恐怖的岳父、很厲害的老婆,還有那句「如非我有深厚的武功底子,只怕此刻早已昏死過去」。可以說,倪匡對於衛斯理的人設,作得非常成功,稱得上是東方版的Indiana Jones。而衛斯理的故事到最後,十之八九都是外星人,也讓人聯想到史蒂芬金有一段時期的小說,到最後總會和幼年記憶有關。

倪匡走了,但衛斯理永遠不會走。哲人已逝,作品長存。我想,這就是藝術創作者、歌手和作家這些人偉大的地方。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想起倪匡,就想起衛斯理,反之亦然。從這一點看來,倪匡是永遠不會離開我們的。

--

--

有很多樂團,到最後經常讓人忘記最初究竟是為什麼開始聽的。Buffalo Tom,水牛湯姆…我猜大概純粹因為它奇怪的團名吧。

也很有可能是唱片封面。在那個還聽卡帶、CD的年代,唱片封面可是很重要的。Buffalo Tom的1993年專輯「Big Red Letter Day」,是我唯一追過的專輯,剛好也是他們最成功的作品,封面上一個變形大頭的小女孩,實在有點詭異又引人好奇,而Big Red Letter Day又是什麼意思?

後來才知道,1986年成立於波士頓的Buffalo Tom,團名是該團鼓手Tom Maginnis名字與知名樂團Buffalo Springfield(Neil Young所屬樂團)的組合,而big red letter day就是月曆上的紅字日期,也就是我們的「國定假日」,重要大日子的意思。至於那小女孩,還是沒搞懂。

--

--

Chris Wang

Chris Wang

A place for thoughts on politics, sports and rock n’ roll by a lifelong rock fan, basketball junkie and proud Taiwanese. / 一個喜愛談論政治、運動、搖滾的自豪台灣人